后院十二号(子博次元边缘阶梯&羽绪游园地)

艾池诺的原创文库
非系列完结后从合集里移出
缓慢填旧坑中然而又想开新坑(不填)

简单幸福生活

       张远志在对自己的外表进行最后的检查时胡季毫不客气地推门进来了,放下手里的相机包之后从背后抱住他。“你又故意弄皱我的西装?”虽然是这么说,但张远志也没让人放开自己。

  “今天的客户配合不是很好啊~累死了。”因为身高相近,胡季放肆地在张远志背部蹭来蹭去,才使得张远志忍无可忍挣脱开了把他推到椅子上坐着:“给我乖乖地坐这儿休息!我得上台去了。”“等一下!”胡季勾住张远志脖子迅速地亲了一下才摆摆手让他出去。张远志又好气又好笑地拉高衬衫的衣领,出门奔向装饰着气球习以为常的舞台。

  ……随着新婚夫妇和来宾们的喧闹声渐...

树人

  他每天睁开眼看到的都是同样的景色。水平视线一片嫩绿,稍微斜看望向远方的话,向上是看厌的蓝天白云,向下是一成不变的田野小路。一切都过于司空见惯,只有和不定期会出现的燕子聊天的时候,是他最为快乐的短暂时光。

  燕子今天也出现了,对他说街边有着花花绿绿的装饰,被微风轻拂的江边波光粼粼甚是好看。“真好呢,我也想去看看,已经看厌周围这些景色了!”这几乎是他的口头禅了。但每当燕子热情邀请他一起出行的时候,他又会稍微丧失兴致地说:“以后再说吧!”

  终于,燕子连续几天都没出现了。天气慢慢变冷,他身上的树叶也几乎掉光了。要是之前和燕子一起出发就好了……他伸了个懒腰,冷风吹过差点把身上所剩无几的树叶...

忏悔室

  残阳没有照射到的忏悔室大门被一个额头有伤,拄着拐杖的中年男子推开了。隔壁牧师的身影在烛火映照中影影绰绰的,然而男子用拐杖确定了座位坐下就开口说道:“上帝啊,请保佑我,我犯下了失去对重要之人的记忆的罪过。忘记了样子,忘记了名字,只记得那个人戴着的十字架。忘记,只因为一颗子弹。上帝啊,这个罪孽深重的我也可以得到饶恕吗?”

  本来安静的周围,突然响起用手敲木板的声音。男子被惊吓只有短短一瞬间,然后认真地听完了声音,最后露出笑容低喃道:“谢谢你。”起身走掉了。牧师推开门慢慢地走了出来,亲吻了一下手里拿着的十字架,最后对着消失的男子背影说出刚才敲的摩斯密码:“上帝会原谅你的,我的战友。”

大食怪

       据说森林深处住着一头大食怪,它有能吞下一个小孩的大嘴巴和填不满的胃。

       猎人警告自家儿子的时候,猎人儿子内心却嗤之以鼻:“什么大食怪,肯定是大人编造出来吓唬我们的!”

       他和邻居白菜大婶家的女儿是青梅竹马,两个人经常在森林里玩捉迷藏,一直玩到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才会回家。有一天,他突然想起了这个传闻,就和大婶女儿咬耳朵说要去探险找出大食怪。大婶女儿...

错爱不错过(一)

       钱文带着满身疲倦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一点了。他瘫在床上连澡也不想洗,眼看眼皮沉重得快掉下来时,手机来短信的铃声突然响了。

    “应该是垃圾短信吧……最近很多。”睡意严重地向他袭来,不过还是有点在意所以动作缓慢地拿过手机看短信。

       内容是……

    “文,我都已经为你和女朋友分手了,为什么你还不跟我交往?”...


勿问的接纳(二)

【戳→】(一)【←戳】

       ……“昱!”“柯君!”被叫到名字的两个人转过身,然后分别被戴上了可爱的耳朵。“很适合你——”两张相似的脸露出相似的笑容异口同声地分别对着自家恋人说。“不过最可爱最帅的还是哥哥!”水子若抱着水君若一只手臂撒娇地把身体挂在他身上,水君若也露出了纯粹的笑容摸摸她的头说:“哥哥也认为子若是全世界最可爱的。”被冷落的柯君和林昱相视苦笑了一下。他们现在身处游乐园,到处都是带着开心笑容的人们,空中彩带飘飘,伴随着音乐营造出游乐园固有的热闹气氛。“哥哥我们去坐那个!旋转木马!”虽然喊着水君若但水子若松...

       小蜘蛛壹甲在花瓣刚沾上露珠的时候开始起来织网了。等到天边初露光芒的时候,它已经织好了一张自己十分满意的网。想要休息的它沿着自家网和隔壁贰乙家的网交接的地方爬去,正好看到也在休息的贰乙。

    “你也是刚织完呢?”壹甲随意地打了个招呼,它们已经有很长时间的交情了,而且总是凑在一起织网。“是啊。”照在它们身上的阳光暖暖的,贰乙伸展了一下自己的长腿们。“最近猎物好像少了很多,织起来都不带劲了。”壹甲学了一下它的动作。“有吗?不是和往常一样吗?”贰乙做完动作后又懒洋洋地趴在网...

虞美人(二)

【戳→】(一)【←戳】

       根据调查资料显示,易天穹即使退伍了还是保持着规律的生活作风,早上五点半出门跑步,八点半上班,晚上没加班的话六点下班,八点到十点去健身房健身,十二到一点之间上床睡觉。“……这人又不抽烟又没其他娱乐真是没趣啊,会出轨吗?”第二天徐方在看资料的时候季林顶着鸟窝头凑上前一起看,徐方嫌弃地用空文件夹打了一下他的脑袋:“跟你说过不要只看表面,藏得深的人很多的。告诉我,刘小姐要我们调查的是什么?”“每个周六晚上的夜不归宿!就是这个了对吧!”“你应该不是单细胞生物吧?今天是星期五,明天傍晚他下班我们就...

虞美人(一)

       又是一天日落之时,余晖透过隔音玻璃在徐方的办公室前面洒下一片黄金。为了每天能够欣赏到这美丽的景色,他才特意挑选了这间无人问津的房子来当事务调查所。“能够每天看到将逝之物竭尽全力留下最美一刻,真是幸福呢。”他这么说过。

       徐方总自嘲生错了朝代。如果早个几千年没准能成为一个浪漫的诗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维持着这么一间偶有人问津生意不好不坏的狗屁事务所。

     “你的电~话~”手机...

非爱(一)

     “一个曾经亲密无间的人变成自身梦魇是怎样的体验?”

       在开放的问答型社区纸糊上打出这个问题后,简书庭长舒了一口气,走到阳台上看星星,和那个人相关的记忆又不可避免地汹涌而来……

       简书庭名字常常被写错,不仅如此性别也经常被弄错。是她,而不是他。虽然她性格也偏男性化,但外表依然是个随处可见的女性。这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对看了名字后跑来求交往的女生会感到抱歉。简书庭虽然觉得自...

1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