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院十二号

艾池诺的原创文库/非系列完结后从合集里移出

虞美人(二)

【戳→】(一)【←戳】

       根据调查资料显示,易天穹即使退伍了还是保持着规律的生活作风,早上五点半出门跑步,八点半上班,晚上没加班的话六点下班,八点到十点去健身房健身,十二到一点之间上床睡觉。“……这人又不抽烟又没其他娱乐真是没趣啊,会出轨吗?”第二天徐方在看资料的时候季林顶着鸟窝头凑上前一起看,徐方嫌弃地用空文件夹打了一下他的脑袋:“跟你说过不要只看表面,藏得深的人很多的。告诉我,刘小姐要我们调查的是什么?”“每个周六晚上的夜不归宿!就是这个了对吧!”“你应该不是单细胞生物吧?今天是星期五,明天傍晚他下班我们就去盯着他。”“啊我宝贵的周末……”季林苦着脸嚎了一句,但是看到徐方那仿佛要吃人的凶狠眼神立马挺直腰杆敬了个礼,“Yes,sir!!”

       隔天傍晚,戴着口罩的徐方和季林两个人在易天穹上班的大厦楼下奶茶店蹲守。“老板,既然来了我想喝奶茶。”“你这没有紧张感的家伙,工作时间禁止喝奶茶。”“不要啊老板,我从早上到现在只喝了一杯水啊!”“别嚷!他出来了。”徐方被季林的毫无紧张感差点气笑了的时候看到易天穹出来了。真人和照片相比震撼力果然不一样,压迫感更重了,修长的双腿非常适合穿西裤,徐方甚至有点想看看他当初穿军装的样子。“喂~老板,回魂了,你该不会被他真人迷倒了吧?”季林“啪”地在他面前鼓了一下掌,回过神来他拽着季林一起跟了上去。

     “刘大小姐说,他只有周六晚上这个外出不开自家的车,所以在车上装的监控和定位装置也没有派上用场。她自己也试过跟踪但是没有成功过,打电话也是关机。”“这个男人警惕性很高,可能是察觉到刘小姐的举动甩掉了她。我俩脸生,他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发现。”徐方和季林看到易天穹坐上了出租车,连忙暗暗地拍下车牌号,乘上了下一辆出租车让司机保持距离跟着。

       易天穹在一个地铁口前下了车,徐方他们也赶紧下了车追了上去。“老板,我想我知道刘大小姐为什么会被甩掉了,这条线这个时候坐地铁的人也太多了!!”为了不被易天穹察觉两个人在隔壁车厢千辛万苦地才挤到一个能看到他的位置,幸好易天穹挺高的,不然就要跟丢了。然而要下去的时候,两个人被挤分散了,还好徐方是往易天穹那边挤了过去。“老板!”季林着急地喊了一声,徐方举高手机朝他示意了一下就跟随人流出了站。

       和季林分开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发生,徐方保持着冷静和距离跟在易天穹后面。只是越走人烟越稀少,徐方跟踪的难度也越来越高,看到易天穹在一条黑暗的巷口走了进去,虽然有点担心被发现但他也冲了上去。

     “你是谁?”刚踏进去果然就被易天穹从背后反剪了双手按到了墙上,力道有点大徐方被撞得皱了下眉头。过于亲密的姿势让徐方一下子被他身上古龙水的味道缠上,低沉的声音和外表非常吻合。徐方按捺住了内心一时的慌乱,镇定地说:“什么谁,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只是想回家。”“在地铁里我就见过你,在这附近住的人很少,和我这个时候一起来的人更少。”“我是新搬来的。”感觉背后沉默了一阵,不过徐方被放开了,他转过身,然而看不清易天穹的脸。“你家是哪个方向?”只有声音响起。“就这再里面一点。”徐方随便撒了个谎,不料却被重新抓住了手腕:“我要去的地方也在那边,不如来做做客?”不想做多余举动惹他更多怀疑的徐方只好乖乖跟着走了。他们进了外表破烂的大楼里,有了灯光两个人才互相看清楚了对方的脸。“回到家了还要戴着口罩吗?”“我鼻子比较敏感。”“都在室内了,脱掉了吧。”迫于他的威压徐方只好脱掉了口罩,觉得易天穹盯他脸的眼神像是猎鹰一样犀利。楼里没有电梯,易天穹逼他走在前头时他都感觉到身后被死死地盯着,有点不寒而栗。

       最终目的地是在五楼,易天穹敲了门后徐方做好看到他出轨对象的准备了,打开门的却是一个鬓角发白的老奶奶:“天穹,你来了。”不是吧,这么重品味吗?徐方忍不住失礼地想,然而易天穹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这位是?”老奶奶看到徐方疑惑地问。“奶奶你好,我是新搬来的,和这位先生一见如故就来做做客。”“都进来坐吧。”老奶奶好客地把他们请了进去。

       徐方坐下后第一时间打量了一下室内环境,没什么能特别引起注意的地方,倒是易天穹开口说话引起了他的注意:“有维还没有回来吗?”徐方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有维才是真正的出轨对象,只是有维?怎么听都像是男人的名字,而且好像在哪儿听过……刚问完就响起了开门声,进来的人先是看到易天穹,露出了笑脸说:“天穹,来了?”接着看到徐方的呆滞脸之后整个人僵硬了一下,才艰难地挤出了一声,“……徐,徐哥?”

       徐方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听过他的名字。因为他们在寻觅里见过,有维还搭讪过他虽然没有成功。“你俩认识?”易天穹狐疑地反复打量他俩,徐方连忙假笑说:“我们在酒桌上见过,对吧?”有维拼命点头,接着上前拉起老奶奶:“奶奶你该睡了,我扶你进房。”徐方感觉到易天穹的注意力全摆到自己身上了,不过等有维出来之后三个人的闲聊都没什么重要的,徐方能掌握到的信息也就只是知道易天穹和有维是十几年的好朋友,有维奶奶身体不好,易天穹会像这样前来帮忙照顾一下这种程度而已。不过只是照顾好朋友的奶奶的话,会连老婆的电话都不听还整夜不归吗?徐方在心里嘲笑了一下,没把质问说出口。

       怕呆太久会露馅,徐方准备站起来告别了。有维说要去帮他开门,于是两个人一起走到门前。有维谨慎地回头看了眼易天穹,确认他没有看过来之后压低声音说:“徐哥,谢谢你没说我俩是在酒吧认识的。”“不用谢不用谢,不过你和他不是朋友而已吗,难道还要管你去不去酒吧?”徐方故意试探地说,不过有维只是说了句“不是的”就和他告别关上了门。今天的收获就到这了,徐方伸了个懒腰打起了哈欠,看看时间也不早了,现在回去还能早点睡觉。一时放松了警惕的他没有注意到,易天穹倚在窗边看着他走出了大楼。
评论

© 后院十二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