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院十二号

最新更新:《虞美人》(连载中)
《勿问的接纳》(连载中)
艾池诺的原创文库
坑多更新在原文

笨拙

       程家有四个儿子。大儿子程旭比二儿子程书余大一岁,而程书余比他的两个弟弟大五岁。两个弟弟,程儒和程文思是双胞胎兄弟。因为这样,旁人都说这两兄弟关系真好,虽然弟弟总是一副倔强不善言语的样子,却很听双胞胎哥哥的话,让哥哥们都忍不住要忌妒。不过这并不是事实的全部……“文思,明天和朋友们出去玩?”程儒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听说小侄子喜欢上次自己做的小糕点,打算又做点带去给他吃。程旭少小离家,后来又当个自由画家早早就离开家不和他们一起住,不过小侄子倒是经常跑来玩。“……嗯。”程文思拿着遥控器转台,注意力却不在电视上,一直看着程儒的背影。“那……能早点回来吗?给你做好吃的。”程儒带点迟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好。”听到回答总算放心了,他把糕点放到饭盒里,正要放最后一块时后面一只手伸过来抢走了。“文思……”程儒看着程文思吃掉了那一块。“……哥哥只要做给我吃就行了。不用管那小鬼。”“那是你小侄子……那我下次做少点吧。”程儒有时对弟弟这种小孩子的举动感到无奈,但又觉得很开心。旁人都说弟弟很依赖他,可自己也同样依赖弟弟,对他言听计从,他们是互相听对方的话。

       程文思因为在读的高中离家远要住宿所以一个星期回来一次,一回来就粘着程儒被别人调侃是跟屁虫也不在乎。程儒则是走读生,平时也是呆在家看看书,偶尔小侄子来玩了就去陪一下,被朋友笑他一点都不像个年轻的高中生更像个老头子。

       说起小侄子程禹笙,今年读四年级,和他们两兄弟的性格大相径庭,活泼外向十足的行动派。他特别喜欢程儒,见到他后也是一直跟在身后的,程书余还失笑说过好像又多了一个弟弟一样。不过基本上程文思看到他都是冷着脸瞪着眼的,他俩就像争宠一样总在斗气,一人捏着一边衣角互相仇视。程儒虽然觉得好笑不过内心觉得挺有趣的,只要他俩不打起来也就随他们去了。

       程禹笙又跑来玩了,兴高采烈地跟程儒说家里要外出郊游,他爸说叫上他们一起去。程书余已经是社会人了基本上忙得脚不沾地家里很少回,爸妈在旧屋住离双胞胎住的新屋比较远,所以最后程儒说等程文思回来就一起去。程文思是回来了,但是脸色比平时更冷了。敏感再加上双胞胎间的神秘感应让程儒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他不对劲。“你怎么了?”程儒走近坐在沙发上的程文思伸出手想摸他,结果手被甩开了。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程儒不免有点不知所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让我静一下。”程文思主动靠近握了下程儒的手,然后上楼进房间去了。“文思……”程儒呆呆地坐下,程文思刚离开的地方还带着温暖的感觉。完全摸不着头脑的程儒后来婉拒了程禹笙的邀请,程禹笙虽然心情不大好不过最后逼程儒约定回来后给他做两大盒小糕点,也就心满意足地和家人去郊游了。接下来程儒的工作就是要去弄清楚家里的问题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文思?可不可以让我进去?”程儒敲响了程文思房间的门。“……不是说了让我静一下吗。”虽然语气没什么特别的情绪起伏,不过程儒感觉到弟弟心情十分糟糕。等了几分钟,门还是开了,程儒着急地上前摸摸程文思的额头,拉起手看看,最后双手抓着他双肩仔细地从头看到脚,好像不是身体有什么不适,顿时放心了一点。程文思往后退了一步,有点无奈地说:“哥哥,我不是因为生病心情不好。”“你不说原因我当然会往这方面想啊。所以到底是什么事?不能告诉哥哥吗?”“……不是,因为这是自己的事情,不想给哥哥造成困扰……”程文思看到认真为自己担心的程儒,差点就冲口而出要告诉他了,最后还是被理性制止住了,“我明天就能恢复了,哥哥不用担心。”“是吗?唔,你说能恢复就好……”虽然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心,不过程儒一向都以程文思照顾感受为先,既然他这么说了也没继续追问下去了。程文思看着程儒出门的背影,轻轻地亲了一下刚才被触碰过的手背,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

       程禹笙回来带了几块形状特别的石头送给程儒,孩子气地说:“我和叔叔都有这些石头,我们是一家人!”“嗯,嗯,我们当然是一家人。”程儒疼爱地摸了摸程禹笙的头,程禹笙听到这句话高兴得手舞足蹈,楼上的程文思停在楼梯转角看着程禹笙若有所思。

       不久后程文思的朋友们到他们家做客,外面客厅闹成一团,在厨房准备晚饭的程儒也感染到快乐的情绪忍不住嘴角上扬。最喜欢缠着程文思的男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偷溜进了厨房,蹑手蹑脚地拿起一块鸡肉要往嘴里放去。程儒笑着说:“小桐,吃了等下你的份就少了。”“可是儒哥煮得好香忍不住嘛……”男生叫佘桐,迅速地吃了然后歉意地朝程儒笑笑,“真羡慕文思有你这个哥哥,简直贤妻良母典范,怪不得他女朋友会吃哥哥的醋。”“……女朋友?”程儒有一瞬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文思……有女朋友?“不会吧,他没告诉哥哥?”佘桐不在意地又拿了块鸡肉边吃边说,“就是那个,呃我们的级花叫江婉霜,长得很漂亮和文思很相配的,还是才女,经常代表学校参加作文竞赛的。”程儒脑袋像被炸弹轰炸着,嗡嗡嗡地话都听不清楚了。他呆滞地把那盘鸡肉给佘桐说让他拿出去,称自己不舒服上楼休息,转身出了厨房,仿佛感觉到什么的程文思追过来,被强颜欢笑的程儒摆了摆手后只得停在原地看他上了楼。

       弟弟有女朋友,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他虽然比较沉默,但样子不差,性格也不坏会有女孩子喜欢然后交一两个女朋友不是很正常吗?为什么胸口这么闷?程儒坐在书桌旁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听到下面好像有谁大叫了几声后,响起大门被打开的声音还有稀稀拉拉的脚步声后安静下来了。程儒担心是出什么事情了打开门下了楼,看到只剩程文思一个人站在客厅。“文思,你让他们走了?他们晚饭都还没吃啊?”“……哥哥,你听阿桐说了?”停了一阵子的轰炸声又响起来了,程儒装作毫不知情地说:“什么?小桐跟我说了我煮东西好吃。”“别想瞒我,哥哥,你说谎的时候会用食指指甲戳大拇指。”程文思突然抓住他左手,大拇指中间已经深陷进去了。“……小桐说,你有女朋友。其实也没什么,我的弟弟这么讨人喜欢哪能没一两个女朋友呢?哥哥替你高兴,不过谈恋爱也不要耽误学业,哥哥比你笨,要是功课落下太多可没法帮你呢。女朋友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什么时候带回来给哥哥看看,就跟她说以后要拜托她多照顾照顾你了,毕竟哥哥不可能一辈子照顾你呢,是吧……”程儒横着心说出来了,后面越说越奇怪。“不是的,哥哥,婉霜她确实是个好女生,但是我们……”“好啦好啦,不要害羞啊,哥哥也是和你同岁的男生,我明白的。”程儒显得很善解人意地拍了拍程文思的肩膀,“刚才你是不是对朋友们大声说话了?明天回去要向他们好好解释,不要吵架误会啊。”他转身要上楼,被后面突如其来的冲击一个踉跄差点摔地上。“文思?”原来是程文思用力地冲上来抱住了他,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耳背被舔了,“文思?!你干什么?”又羞又气的程儒用尽全力挣脱掉程文思的怀抱,睁圆了眼睛质问起他:“不要对着哥哥发情!去找你女朋友!”“哥哥我都说了婉霜她……”“想她就去找她!我进房了不要来敲门!”程儒狼狈地逃回自己房间,惊魂未定地锁上门脑里混乱得无法整理,程文思真的没有来敲门,程儒最后也不知道自己怎样睡着了。

       这之后,程文思不再粘着程儒了,周末也经常晚归和出去。最初程儒还是有点担心去问他,被冷冷地回应一句“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哥哥不用管我”后,两兄弟之间就开始有了无形的墙壁,就这样迎来了高考。

       要填志愿了,已经很久没和弟弟好好交谈的程儒下决心要去问程文思,自己是填了本地的大学,因为考虑到爸妈不希望跑太远。程禹笙正好来玩,快要上初中的他飞速长高,都能和程儒平视了,不过在程儒心中他还是那个会扯着自己衣角讨吃的小孩子。两个人吃过晚饭正在厨房里洗碗的时候,响起了开门的声音。“肯定是文思回来了,我出去一下,你先去二哥房间等着吧,不用你洗了。”“太好啦!”程禹笙欢快地叫了一声,跑进了隔壁的程书余房间,因为程书余不怎么回来所以每次程禹笙来都不客气地占用掉,里面有电视有电脑甚至还有游戏机。

       满心欢喜的程儒跑到程文思跟前,据说今天是去爬山,于是顺手接过登山包,然后微笑着问他:“玩得开心吗?是不是很累?要洗澡的话我去准备你的睡衣。”程文思愣了一下,接着不自然地说“不用”然后在沙发上坐下。“……对了,文思,志愿你选好了吗?……还没决定的话要不要和我一起考本地的大学?”程儒冲了杯茶放到程文思面前,正准备拿来喝的程文思停下了动作,刷地转头盯住程儒的眼睛。“啊,不是,我不是要勉强你……”“和婉霜约好了,要一起考去SZ的大学。”程文思面无表情地说。“是……是吗?”程儒的喉咙一下子像被强行塞进了气球一样,每说一句话气球都像要爆掉的感觉,“你真的很喜欢她呢。”“大学期间我不会回家了。”“不回家看爸妈了?”“不回。”“二哥也?”“二哥也。”“我……也……?”“……”程文思不回答了,只是一直盯着程儒的脸,好像要把他的样子用眼睛刻在心里似的。“我问你是不是连我也不回来看了?”程儒没由来地开始提高了音量,莫名的怒火烧掉了喉咙的气球,都快烧出口了,“在外面和她一起恩恩爱爱地连家都不想回了?”沉默。从来不觉得弟弟的沉默会让人如此难受,程儒抓起茶杯手颤抖着里面的茶差点就要倒出来了。

       最终还是程文思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哥哥,我已经决定了。”“难道你要抛下我不管吗?”程儒浑身发冷,双腿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跪坐在地上,从来没觉得弟弟离自己这么遥远过。“哥•哥,……我是你弟弟。”程文思冷眼俯视着他,没有变化的脸部表情让人搞不懂他现在的想法。“她值得你离开我……我们吗?”程文思没有回答,开门走了,程儒觉得自己简直像个无理取闹的白痴,只是从没遇到过这种事情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叔叔……”程禹笙躲在房间里听到客厅终于没人说话了就跑出来了,看到程儒这样不知所措。“……小笙,叔叔没事。”“文思……小叔叔他惹你生气了?我去揍他一顿!”看着程禹笙人小鬼大想要为他打抱不平的样子,程儒忍不住失笑,伸手摸了摸程禹笙的头。

       第二天程儒醒来后,发现程文思的东西不见了。以为失窃了的他紧张地在家翻箱倒柜了一遍,最后发现自己手机里有一条未读短信,是程文思发的,只是简单的一句:

     “哥哥,我走了。对不起。”

     “文思,你到底……”程儒无力地滑坐到地板上,他好像明白了,内心却万分不能接受这种做法。“也许,我们安分做兄弟,是最好的……”他还在低落的时候,手机响了,激动到连来电人是谁都没看到就接听了,“喂?!”“叔叔!我要搬家了!下个星期五就要搬去YC了那里好远不能见你了……喂叔叔?在听吗叔叔?……”不是程文思的声音,程儒马上就失去了全身的力气,手机掉到了地上那头的程禹笙拼命大嚷大叫也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了。程文思连要考哪个大学都不告诉他,还闹了这么一出要离开他,程儒突然觉得自己像个笨蛋,从一开始他们就是兄弟,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楼下响起开门的声音,程儒一动不动目光呆滞看着地板上的手机,房间的门没有锁被人砰的一声撞开。程禹笙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程儒,毫无生机像死去一样脸色苍白。“……发生了什么事?”程禹笙没忍住过去像对待易碎品一样轻轻抱住程儒,语气很温柔。程儒不说话,只是静静地,静静地呼吸着。后来程禹笙回想起这个场景,仍心有余悸,他要一直把手放在程儒胸口前确认程儒还在活着的感觉,太可怕了。还好程儒没让他害怕太久开口说话了,但是声音轻得快要飘起来:“文思走了。”“呃……走,走了?”“他从来没离开过我。他说,不回来了。”虽然很微妙不过程禹笙好像稍微有点理解了,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一起的双胞胎兄弟,而且程儒还那么宠爱程文思,一时间接受不了程文思要离开他独立过自己日子的打击,所以变成这样……?而且以前就觉得这两兄弟,实在是太粘了跟普通的兄弟氛围就不大一样……虽然心怀鬼胎的自己也没资格说这个。偏偏在程儒最需要安慰的时候自己要搬家,而且以后见不着面了……程禹笙鬼使神差地正要亲程儒的时候,楼下客厅响起了充满惊讶的声音:“这是怎么了?没锁门进贼了?小儒你在哪?没事吗?”做贼心虚的程禹笙马上站了起来冲出了房间,原来是程书余回来了。“叔!你怎么回来了?”“回来歇一下,迟点又得回公司了。你又来找小儒了?这门……”“是我开的叔叔给过我钥匙!我要回家了!对了叔叔在楼上!就这样吧我走了!”程禹笙慌乱地离开了,虽然还担心着程儒却不敢留下。

       搬家那天,程禹笙在门口等了很久没等到程儒,给他发了好几条短信也没回。“等我。”心里默念着,他坐上车离开了。等程儒看到短信后,程禹笙已经在长途客车上呼呼大睡了。从小就在一起的三个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分开了。

       转眼四年过去了。

       向阳幼儿园下午放学的时间一如既往地热闹,程儒对每个来接孩子的家长都面带温柔微笑,几个小孩子一直拉着他裤子不舍得走最后还是被带走了。“程老师今天也辛苦了!”听到背后园长洪亮的声音,程儒依然笑容满面地回了一句:“园长也辛苦了,您今天明明是休息的日子还是回来看孩子们了。”园长是个有点矮但一脸慈祥的中年妇女,程儒毕业找工作的时候和她一见如故,然后就在这里当起了老师。“谁叫我喜欢孩子呢!”园长笑得一脸爽朗。程儒点了点头,接着说:“我先回去了,今天有点急事。”“哎呀?难道是女朋友来了?”“不是的,跟您说过了我没有女朋友。”程儒边往校门处走去边说,“是我好久不见的小侄子回来了。”

       回到家,程儒穿上围裙满心欢喜地开始做饭。不知不觉就四年了,程禹笙变成什么样子了呢?当时接到他说要回来的电话真的很高兴,因为,程文思不在身边的这几年,有点寂寞……等回过神来程儒才发现做满了一张圆桌的饭菜,两个人吃的话分量太多了。正当他对着饭菜发愁的时候门铃响了,赶紧跑去开门的程儒被一把抱了起来,吓了一跳的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小,笙?”

       眼前这个人,和当年记忆里会追着自己讨糖吃的小不点相差实在太远了,比程儒高一个头,健康的肤色和结实的肌肉说明有在锻炼,本来就好看的五官变得十分立体,就算是自己来看也能用帅气来形容的外表,最重要的是抱起自己整个人的这个力气很大,切切实实地让程儒感受到了程禹笙的成长。

     “叔叔,我回来了!”看到朝思暮想的人熟悉的模样,程禹笙忍不住就用力抱起了他,终于又能相见了。“小笙都长这么大了,让叔叔觉得自己老了。”程儒轻轻地拍了拍他后背示意让他放下自己,然后两个人终于是面对面站着说话了。程儒安心地笑了起来:“欢迎回来,小笙。”“我回来了!”程禹笙一直都没有忘记四年前他看到程儒因程文思离开而伤心欲绝的样子,久别重逢后看到的是程儒温和的笑容,程禹笙发誓要用一辈子去让他展现这样的笑容,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应该拥有足够的力量去守护自己喜欢的人了。

       进屋看到满桌的饭菜,程禹笙眼睛都发光了:“叔叔,这么多饭菜都是你煮给我吃的?”“嗯,一不小心煮太多了,怕吃不完会浪费呢……”“不会的!我会全部吃光!”程禹笙立刻坐到饭桌旁狼吞虎咽起来,然后不出所料地咽着了。“不要勉强啊……”程儒哭笑不得地给他倒了杯水,喝了水程禹笙头也不抬继续嚼着饭说:“这是叔叔为我而做的,再多我也会吃完!”程儒微笑着将小时候拼命吃自己做的糕点的他和现在这个拼命吃自己做的饭菜的他身影重叠起来,这种傻乎乎的冲劲并没有变。

      “对了,你这次是要回来上高中了吧?”程儒在程禹笙身边坐下。“嗯!我考到了叔叔的母校。”“那你就是我师弟了。”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日常,平常得外人完全察觉不出他们之间隔了四年没有相见。突然程禹笙停下了一切动作,犹豫地举着筷子看了看程儒欲言又止。“怎么了?是还要添饭吗?”程儒想上前拿过碗,结果听到他结结巴巴地说:“文思……小叔叔他是不是没回来过?”看到程儒瞬间冷下来的脸色他有点后悔,但不问的话梗在心头更加难受。程儒停顿了一下才勉强微笑着说:“嗯,没回来过,大概和女朋友一起奋斗吧。”

       程禹笙很想去拥抱他,最后还是忍了下来,硬生生地转了话题:“对了!叔前两年结婚了,我还没见过婶婶呢!”“迟早有机会的,二嫂是个很温柔的人。”程儒脸色好了一点,“吃完了我要收碗了。”“嗯,嗯。”赶紧把最后几口饭吞掉,程禹笙又自告奋勇帮忙收拾,经过一番折腾后两个人终于并肩坐到沙发上休息。

      “之前说只有你回来是要跟我一起住吗?”程儒先开口打破平静。“嗯,这里离学校近!”而且可以和你朝夕相对……当然这句话程禹笙是不会说出来的。“那我会很严格地指导你学习的。”程儒抿嘴笑了起来,被击中的程禹笙艰难地压抑住自己心里那头野兽想往外奔的冲动,假装乖巧地拍了拍胸口:“没问题!”随后又想到了什么继续说,“但是我有个要求。”“嗯你说吧。”“我睡觉前你要像以前给小叔叔做的一样给我读故事。”程儒实在没想到他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忍不住失笑,但对方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让他不敢笑出来。“呃,小笙,虽然文思确实有过每晚都听我读故事才能入睡的经历,但那已经是小时候了哦?”“我不管,总之你以前对文思做过的,也要对我这样做,包括晚安吻。”程儒觉得……他面前的这个程禹笙其实是被外星人替换过的吧?连思维方式都跟平常人不太一样了……

       两人的同居生活正式开始后,程儒明显感觉到程禹笙比当初的程文思还要粘人,除了要上学以外的空余时间全部都是跟在自己身边。就算问他不约朋友去玩吗之类的问题,总会被一脸认真地回答陪在程儒身边更重要,时间久了程儒也只好习惯了。那个要他睡前读故事的要求也有一直在实行,唯独晚安吻是无论如何也习惯不了的。

      “……小笙,晚安吻真的还要持续下去吗?”终于有一天程儒提出来了。“因为还不够。”“什么还不够?”原本躺在床上的程禹笙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炙热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程儒,就算程儒再迟钝也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下意识往后退。程禹笙身手敏捷地跳下床双手用力扣住他的手腕把他带到床上压制住说:“叔叔……程儒,我喜欢你,一直都只喜欢你。”力气相差如此之大,让程儒确确实实感觉到程禹笙是个大人了。但是感情,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小笙,我是你叔叔啊……”挣扎了几下完全起不了身,面前的程禹笙表情变得凶狠了:“你总是这样,碰到无法接受的事情就想敷衍过去,这一套对我是行不通的!”他恶狠狠地亲上程儒,撞得两人牙齿发痛。

      “放开我!”就算是程儒真着急起来也是会发狠的,一不留神就甩了个巴掌过去,被吓到的反而是他自己,“小,小笙……”“……”没有说话的程禹笙用粗暴的行动表示出他的急躁,无视程儒的叫喊把程儒的衣服和裤子都脱掉然后把衣服塞进他嘴里,当程禹笙抚摸起他身体的时候忍不住急出了眼泪。

       程禹笙舔了舔程儒的眼泪,脑海里残存的一丝理智告诉他再继续下去就无法挽回了,但他更不能忍耐的是自己还不能成为占据程儒内心的唯一存在,只要程儒还想着程文思他就一辈子都不能战胜,所以只能不择手段选择这种偏激的做法了。“程儒,我真的很喜欢你……”犹如情人间喃喃细语一般程禹笙轻轻地咬住程儒的耳朵,手也没有闲着,被衣服塞住嘴巴的程儒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大概是开始感觉舒服了身体发软挣扎都没有力气了。程禹笙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手上的速度加快了,程儒弓起脚嘴里的衣服都被口水浸湿了,最后在他眼睛瞪圆的瞬间释放了。然而程禹笙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脱下了裤子又用手指试探了几遍,凭着一口气进入了程儒里面。“!”前所未有的痛感袭击了程儒全身,然而他只能渗着泪双手用力抓住枕头以羞耻的姿势被程禹笙进入,痛苦、羞耻和快感混杂交织在一起,他无声地在心里呜咽起来。

       等到被血气冲昏头脑的程禹笙清醒过来看到身下的程儒一脸死相时,他尝到了比当年程度更深的害怕。“叔叔,……你打我吧?”连脱口而出的话都在颤抖,他抓起程儒的手往自己脸上拍去,那只手却完全没有力气软趴趴地直线掉下。程禹笙想把这之前的自己掐死,自己明明发誓要珍惜保护这个人,到头来却做出这种彻底伤害了他的事情,对得起他,对得起自己,甚至程文思吗?!他想要抱一下程儒,然后被用尽全力推开了,程儒轻飘飘地想走下床却双腿发软倒在了地板上。

       “……哥,哥?”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程禹笙一跳,朝声音来源处看去他见到了用凶狠眼神瞪着他的程文思。他回来了。

       程文思知道当年那种微妙的危机感就是这么回事。哥哥从来都不擅长拒绝别人,但不擅长到这种程度他实在无法忍受了。扶起地上的程儒刻意不去看他的裸体,完全无视一旁因做错了事后悔得想撞墙的程禹笙,两个人一起进了浴室。

       像灵魂出窍了的程儒在热水的洗刷之中突然回过神了,看到眼前的程文思还以为是梦发出了呓语:“文思?哥哥很想你……”“哥哥。我回来了。”程文思也顾不上会不会湿抱住了程儒,那熟悉的感觉和急促的心跳刺激了程儒,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是现实:“文思……你真的,回来了……”“嗯哥哥,我回来了。”再度重复的话语仿佛催眠的魔咒,程儒安心地闭眼睡去。然而另外的两个人并没有那么其乐融融的气氛。

       处置好程儒,程文思和程禹笙在客厅里相对无语。这么多年来两人第一次这样面对面,还是因为程儒。结果是程文思先打破了沉默:“你知道你做了什么么?”“……”被强烈的罪恶感袭击的程禹笙咬住了下唇,很久才挤出了一句,“……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的事。”“既然你知道,能不能再也不要来打扰哥哥了?”程禹笙唰地抬起头,仇视地瞪向程文思:“当初抛下叔叔不管的人现在回来做出监护人的样子?你知道他那个时候有多伤心吗?!”“……我知道。”“那为什么要那样做?!就连我都看得出你们有多深爱对方……”“正是因为这样,我才逃走了。”程文思一直坐在沙发上不动,脸上浮现出自嘲的神色,“作为弟弟爱上自己的哥哥,这种事情是不会被社会所认可的。第一次手YIN想着的只有哥哥,我不知所措。你能理解吧?这种感觉。”情况几乎一样的程禹笙心情复杂地点了点头。程文思继续说:“我很害怕,因为哥哥和我是兄弟,还是双胞胎,流着的都是一样的血,最害怕的还是会被哥哥当做恶心的人看待,一想到这个就无法忍耐。”“叔叔不是那样的人……”“我知道。但他的温柔更让人良心不安。”“所以你逃掉了,为了你不被责备,可你根本就没有考虑过程儒的感受,这样只是单纯地伤害了他!”“所以我回来了,因为我再也无法忍受没有他的日子了。”

       “……你想说的就只有这些?”程禹笙像听了不好笑的笑话一样难以置信地看向程文思,“自说自话地跑掉,自说自话地回来,由始至终你都是为了自己只想着自己!因为你的离开而受的伤并不会因为你的回来而痊愈!我做错了无法原谅自己,但你我更不能原谅!现在和他一起住的是我,并不奢望能得到他的原谅但我是不会离开他的!”最后两人还是不欢而散,各怀鬼胎的他们默契地选择了不打扰程儒直到第二天他的醒来。

【180410更新↓】

       程儒做了一晚的梦。梦里他走在最中间,左右两边分别牵着小时候的程文思和程禹笙的手。程禹笙开心地把一天的经历巴拉巴拉地讲给他听,他温柔地聆听着,然后又转头看看程文思,程文思撇了撇嘴用力抓住程儒的大拇指。觉得两个人都非常可爱父母心泛滥的程儒发自内心地微笑。可是突然之间两边的他们长高了变成现在的样子,一边搂腰一边抱手臂,都在用力试图将程儒完全拉到自己身边。

       程儒看向程文思,面目狰狞让他害怕,还回忆起被抛下的恐惧。然后看向程禹笙,同样回忆起自己被强硬压制于身下的恐怖。他发狂地挣脱两人往仿如黑洞深不可测的前方没命地奔跑,结果在某个地方一脚踩空掉了下去……就被吓醒了。一身冷汗。

       惊魂未定的他推开房门,呆滞地站在二楼栏杆前。“哥哥……”同样没睡好的程文思听到他开门就马上跟着出来了,想要走近却又不敢惊动他。程书余房间的门也悄无声息地被打开了,程禹笙也跑了出来躲在楼梯底下偷听他们说话。“文思……”程儒眼神空洞地看向程文思,“你是回来告诉我又要走了吗?”“……”看到这样的哥哥程文思很心疼,他忽然向前抓住程儒的手,使劲地朝自己脸颊打去。“文思?!”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回过神来的程儒慌慌张张地双手捧起他的脸,“你这是干什么,脸都要红了很痛吧?!”“可是,哥哥比我更痛。而且还是看不出来的痛。对吧?”程文思也温柔地用双手覆上程儒的脸颊。“……我知道的,你是我弟弟。”程儒看着眼前这个五官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弟弟,无处宣泄的苦涩明明已经顶到喉咙了却吐都不能吐出来。没想到程文思突然把他的头拉近,两人的距离近得能够感受对方的呼吸了。不知道程文思到底想干什么的程儒还在混乱的时候,听到了特别真挚的一句告白:“哥哥,我爱你。”

      “!”程儒马上用力推开了他,程文思跌坐在地上。程儒一脸惊恐不敢置信地念念有词:“不,不可以,我们是兄弟……”接着飞奔下楼。“哥哥!”程文思起身要追,被程禹笙眼疾手快地把程儒拥进怀里。“放开我!”程儒挣扎着甚至吃劲咬了程禹笙手臂一口都没能挣脱出去。“你别过来!”程禹笙对追下来的程文思吼了一句,低头亲了一下程儒头顶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程儒也慢慢地冷静了下来,抬头对程禹笙说:“小笙,你先放开我。大家去沙发那边坐下吧。”程禹笙虽然不情不愿还是乖乖放开了他,三个人坐到了沙发上。

      “既然都在,不如趁现在说清楚?……程儒,我喜欢你,不是像亲情那样的喜欢,是对恋人那样的喜欢。你呢?喜欢我吗?”程禹笙直面着程儒,无论何时都这么率真坦诚的他让程儒觉得很耀眼,太耀眼了反而心生胆怯。“哥哥。”程文思也紧接着开口,程儒看着他,“我的心里一直都只有哥哥,但是因为自己搞不懂,选择了和婉霜在一起,以为只是错觉,结果,完全伤害了你……但是请你相信,我真的爱你。”程儒看着咬牙充满惭愧的自家弟弟,心里百味交杂,既恨他,也最爱他。“我们来公平竞争吧。”程禹笙看了眼程儒,对程文思宣言,“如果最后他还是选了你,我心甘情愿退出。可以吗?”最后可怜兮兮地是询问程儒的。“哥哥,不会勉强吗?”始终还是担心,程文思虽然接受了挑战但如果程儒不允许的话一切无从说起。沉默了好久,程儒最终点了点头。程禹笙激动地握紧了拳头,程文思和他四目相对,成为竞争对手的两人之间溅起了斗争的火花。

       第二天早上,程家的厨房里出现了难得一见的两个人,正在煎蛋的程儒两旁都站着人,他又气又好笑地说:“让你们去外面坐着等吃早餐为什么不听话?”程禹笙理所当然地马上回答:“我一点都不想让你离开我的视线。”“听不懂哥哥的意思吗?你在这里很碍事。”程文思立刻抓住机会呛他。“你是说自己吗?”两人一有机会就暗自较劲,实在没办法的程儒一手推一个让他们出去等吃。

      “哥哥,我的蛋给你,你要多吃点。”程文思把自己的鸡蛋夹了一点喂给程儒,看到这个情景的程禹笙也有样学样:“叔叔,我的也给你。”被两边塞鸡蛋的程儒好不容易都吞了下去说话了:“你们的食量都很大,全部给我了你们吃什么?我可不记得有把你们养成这个样子,不乖乖吃自己的我就要生气了。”“我吃,我吃!”程儒受委屈的样子完全是程禹笙的软肋,他立马静静地吃起自己碗里的东西。没想到的是程文思放下筷子,面无表情地对程儒说:“除非哥哥喂我,不然我不想吃了。”“程文思?!你这招太狡猾了!咳咳咳咳……”程禹笙被呛到了,喝了口水才慢慢缓过来,睁圆了眼睛迫切地问程儒,“你不会真的喂他吧?”“可,可是……”看到犹豫不决的程儒程禹笙差点被气死,程文思得意地撇嘴笑了一下说:“对不起,哥哥,骗你的。”他起身亲了一下程儒的脸颊,出门了。意识到经验差距的程禹笙简直说不出话来。

       下午放学回来的程禹笙第一件事就是先确认程文思在不在家,似乎还没回来,他暂时安心。“小笙,放学了?”“嗯!”扛着装满衣服的洗衣篓出来的程儒温柔地迎接了他,他连忙搭了把手两人一起搬到阳台。看着正在晾衣服的程儒的侧脸,程禹笙有种两人是夫妻的错觉。不不不,他拼命地摇了摇头,还以为他有什么事情的程儒关心地问:“怎么了?累了就进去坐着,我晾完衣服也进去了。”“没事,我来帮你。”为了掩饰内心的动摇程禹笙拿起了衣服。然而全部晾完后程儒没有立刻进屋,而是靠在了阳台栏杆上遥望远方,程禹笙也摆出了同样的姿势。

      “小笙,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程儒淡淡地问了起来。“……我也不知道。”程禹笙转头看他,“喜欢就是喜欢,没那么多为什么,这样不行吗?”“……”程儒也许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口。程禹笙伸出左手用力地扣住他的右手放到嘴边亲了一下小指,忧伤地问:“你要怎样才能喜欢上我呢?”“……我也,不知道。”程儒挣脱了他的手,转身进入了屋内,走上楼梯。刚进门的程文思冷眼看着还在阳台的程禹笙,追上进房的程儒,抱住了他。

     “文思?”感觉到程文思好像在发抖,程儒语气很轻地呼唤了一声。“对不起哥哥,我可能没办法和禹笙公平竞争了。明明能碰你的只有我才对,从小我就觉得他很碍眼,明明哥哥应该只看着我才对。”程文思急促的呼吸弄得程儒脖子痒痒的,然而下一秒他右肩一痛,原来被咬了一口。“文思,你永远都是我弟弟,正如小笙永远都是我的侄子一样。”程儒吃痛皱了下眉头,他的话却引来程文思激烈的反对:“你居然还能把一个对你有企图的人只当成侄子看待?就算对我,也不止是当成弟弟的吧?程儒你其实很残忍,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那么为什么不干脆点跟我们说清楚?你心里明明有犹豫。”程文思松开他开门出去了,剩下他呆在原地反嚼着程文思的话。

       ……“程老师,程老师?”程儒回过神来,手上的喷壶差点甩手掉到地下了,他连忙放到花坛边上,勉强扯出笑容看向来人:“曲老师。”曲柳妍是刚来的实习老师,被园长拜托照顾她之后程儒会经常找她聊聊天什么的。“怎么心不在焉的,有心事?快跟我说说!”曲柳妍蹲下来轻轻点了几下开得正茂盛的月季花花瓣。她性格爽朗,程儒一开始觉得她和自己类型不同可能会应付不过来,相处久了意外地还挺和谐,不知不觉也把她当做妹妹一样疼爱了,曲柳妍私下也会叫他哥。但是有一点让他至今还是招架不来的就是对他的事情特别感兴趣。“哪有什么心事。”程儒也蹲下学她的动作。“嗯~?”曲柳妍一脸不相信夸张地对着他吸了几下鼻子,“不要骗我了,你身上有说谎的味道!”“那是什么啊。”程儒被她逗笑了,曲柳妍看着他:“其实哥长得这么好看,真的没有女朋友吗?”“怎么又扯到这里去了。”“因为我身边的雄性都是整天嚷嚷没有女朋友的啊,可是你都没抱怨过。”“小丫头瞎想什么,说过很多次了,真的没有。”“哦我知道了!那就是男朋友!”程儒心里一惊,很快恢复过来笑着说:“午休要结束了,赶紧回去看看孩子们吧。”“如果心事和男朋友有关也可以和我说的啊哥!”曲柳妍走开前还抛下这么一句,程儒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好作出让她赶紧进教室的手势。

       转眼又是放学时间,学生们都走得差不多了,留下和曲柳妍一起收拾好玩具的程儒关上门,两人并肩走出校门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看到有个鬼鬼祟祟躲在门边的身影。曲柳妍有点害怕地抓住程儒手臂躲到他身后,然而程儒径直走向那个身影:“小笙?”其实程儒只告诉过他自己是幼师但并没有告诉他是哪间,不知道程禹笙怎么找到这里的。“叔叔!”程禹笙当然是一间一间找过来的,终于在这里见到程儒了激动地冲上前抱住他。“你先放开我。”程儒推开他,身后的曲柳妍跳了出来,吓了他一跳。曲柳妍对着他全身扫视了一遍后,拍了拍程儒的肩膀说:“我明白了,哥。那啥,我就先走了你们慢慢聊啊!”“小妍……”曲柳妍朝程儒眨了眨眼飞快地跑掉了,程儒只得拉过程禹笙进了附近的咖啡厅。

      “你来干什么?”程儒话虽不重,程禹笙听着却仿佛有股无形的压力朝他袭来。“……我听到昨晚程文思和你说的话了。”他低下头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我其实认真想过了,我喜欢你是希望看到你开心,但是我不仅伤害了你还让你不开心。你说我永远都是你的侄子,这是事实不可能改变的。可是哪怕一点点,就一点点,你对我真的除了是对侄子的疼爱而没有别的感情了吗?你说了是的话,我会当回你的侄子,其他什么都不想。”程儒觉得自己被逼得透不过气,也许做不出选择的自己真的很残忍,但是他还没有理清思绪,贸然给出回答才是最残忍的。“……让我再想想。”最后只能说出这么一句听起来像是敷衍的回答。

评论(16)

© 后院十二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