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院十二号

艾池诺的原创文库/非系列完结后从合集里移出

妄想恋人

【Concer 1】

       ……啊,林裕,早上好。

       我刚走出屋子,就看到站在门外的恋人林裕温柔的笑容。

       今天你来得也很早啊。等很久了?哎?我为什么今天没有用那两个小熊头饰将耳朵旁的头发别到后面去?什么起不来了,人家昨天才没有因为想你而睡不着呢。……好,好啦,我承认是想要让你给我戴上啦。……谢谢。啊,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

       林裕是个很好的恋人,总是无条件地宠溺着我,我幸福得像个不知疾苦的公主。

       今天依旧无视掉班上那些人鄙夷的目光。我自若地坐下,正要把书包往抽屉里塞,谁知却让一些鼓鼓涨涨的东西给顶出来了。啊啊,还是这一招啊,初中的时候就已经领教过了。我镇定地把里面的东西抽出来,看着脸色不变的我旁边的同学都倒抽了一口气,因为我拿在手上的是沾染着斑斑血迹的卫生巾。拉开椅子站起来,同学们都自觉后退几步,让我穿过人群,把手上的东西重重地甩到垃圾桶去。

       呐,林裕,他们的招数怎么就不创新一下呢。我都不想奉陪了。

       林裕微微皱起了眉,抿起了嘴。我知道他是在为我担心。不过,我已经习惯了,所以心里也没有太大受到伤害的感觉。

       嗬,你又发生什么事了?

       冷笑着朝我走来的人据说是我们这间学校有史以来最完美的学生楷模,郁亦心。成绩一直稳居年级第一,运动神经出众,钢琴过了八级,还有着一张漂亮脸蛋,不施粉黛却比所有的明星还亮眼。极其喜爱淡紫色,身上每一样东西都非淡紫不要,她看上去就是一枝活生生的紫蔷薇,鲜艳欲滴。说话的时候右边脸颊的酒窝若隐若现,她的粉丝团都异常狂热于看见她的酒窝。

       按理说这样优秀的人是不可能跟我有交集的。

       然而某个残红色的黄昏,我收拾好书包准备走的时候,她一身狼狈地出现在我面前,用所有人都从未见过的憎恶眼神瞪住我,而且上来就是一巴掌。林裕没来得及挡住她,我的脸颊马上印了个发红的掌印。

       怎么?郁亦心同学,我有哪里得罪了你吗?

       我冷淡的回答显然让她开始有点吃惊,不过她很快就调整了过来。

       真不敢相信……昱居然喜欢你这样的人!!郁亦心喘着气,瞪着我的眼睛隐约有红丝。

       裕?我斜眼望向身边的林裕,他耸耸肩,表示与他无关。我相信他,于是两人一同看着她,一同沉默。

       等着瞧,我相信昱很快就会醒悟过来的!留下一句不明意义的话,郁亦心气鼓鼓地离开了。

       第二天我就忘了这件事。而且我也想不起我到底有得罪了她什么。更重要的是,那段时间,哥哥总是很晚才回来,我也在客厅沙发上坐着迷迷糊糊地等他到半夜。养父不是去了喝夜酒就是去赌博,养母总是早上花枝招展地出去,接近凌晨才会回来,我想即使我和哥哥消失了他们也不知道吧。再何况自从那件事以来,我们之间已经很少交流了。

       这样的日子维持了一段时间后被养父的意外死亡打破了表面平静的局面。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但从哥哥和养母的表现来看养父似乎死不足惜。而我悲伤了几天后也平静下来了。毕竟,养父之前的所作所为让我们受伤都很深。养母倒没说什么难听的话,不过她说我们不能再在家里住下去了。一直都那么倔强的哥哥为了我,难得低了回头,硬是将我留在了家,他在外面另找住处。我也无意地知道了,原来之前哥哥晚归是到酒吧兼职赚演出费,目的是让我不用担心生活费。

       ……可是,哥哥,我不要看到你那么辛苦。我也可以去找兼职的!把汤带给哥哥,看到他整个人都消瘦了,我心疼地抚上了他的脸颊。

       别乱摸。哥哥虽然皱着眉头这么说着,但是没有阻止我的动作。再说,你还没成年,先管好你的学业再说吧。哥哥~我像小时候一样钻进他的怀抱里,两人相拥着很久没有话语。……子若。你要相信哥哥。哥哥终于叹了一口气,下巴抵在我的头上。我边压制着为这种久违的亲密而兴奋的情绪,边不满地反驳。哥哥,你也要相信我啊。而且……而且……你要是再发生那种以前被叔叔强迫的事情……怎么办?说着忍不住想哭了。那样凄惨的哥哥……要不是当时我和养母刚好回来,哥哥会怎样,真不敢想象……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礼貌的敲门声。我想起来去开门,哥哥却压制着我不能动弹。停了一下,突然响起疯狂的敲门声,我担忧地侧了身体抬头看哥哥。也许这个人有急事找你呢?不用管他。哥哥的眼神变得很可怕……于是我们就一直坐到敲门声消失为止。

       不想妨碍哥哥休息,我在声音消失不久后就起来告别了,哥哥坚持要送我回去。刚到楼下,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狂奔过来,到了哥哥面前却停住脚步不敢上前。我看气氛不太对劲,正想偷溜,哥哥沉下了脸看了眼西装男,西装男马上朝某个角落喊了一声,一个跟他有点相像,跟林裕气质也有点相近的高大男生慢慢地走了出来。昱,你送子若回去。西装男说完就拉走了哥哥,剩下我和高大男生在原地呆站着。

       话说回来,昱?这名字真熟悉……

       走吧。他淡淡地抛下两个字就转过身去,要我自己跟上。我的大脑还处于极度混乱中,不知道这人是谁,西装男和哥哥又是什么关系?和这个人又是什么关系?也根本没想到他为什么会知道我住在哪里。

       到了。他把我带到家门口立刻就想离开。等等!请问……我有无数问题想要问他,最后说出来的却只是一句——你叫什么名字?……林昱。他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

       我和林昱第一次真正的见面就在这样短暂又混乱,甚至搞不清状况的情形下结束了。

       像所有狗血的言情小说一样,以后我常常见到他,也知道那个西装男的身份是他哥哥林尚聪,据说是哥哥多年的好友,不过我倒觉得他俩关系很微妙。

       林裕是个很好的恋人。不过,并没有好到另一个男生来靠近我都会微笑旁观的程度。每次,林昱送我回到家离开很远后,林裕就会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面前,用温柔却让我心疼的眼神,一语不发地注视着我。总会败给这种眼神,然而当我结巴着想解释时,他又会微笑地摇摇头,一副我什么都明白的表情。面对他,我仿佛连内心都是玲珑透彻似的被看透。有个这样明白事理,又像哥哥般包容我所有的男朋友,我怎么可能还会移情别人呢?

        ……偏偏郁亦心就是这样认为的。她居然能察觉到我和林昱越来越亲密,差点气疯了,不时地跑到我面前说些挑衅的话。虽然从小就孤僻的我被无数人辱骂过、不屑过,还是会被她偶尔的话语气到,但是我从不在她面前表露出来。她最过分的话语,就是说我是个神经病。我反驳的时候,她就说神经病都不会承认自己有病。于是我懒得再去反驳。

       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的周末,我买了点水果打算去哥哥那里。刚到楼下,竟然意外地发现四个熟悉的身影,其中三个正扭成一团。我急急地跑过去朝惟一没动的身影喊出声来。哥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哥哥缓缓地向我看过来,眼睛竟像失去焦点般死气沉沉。水子若!!郁亦心完全没了平时的美丽形象,泼妇似的地挥着手臂竟然是想要扑过来。亦心!!你够了!!!将她动作压制住的是林尚聪,原本在背后擒住他的是林昱。

       你都做出这种事情还想要害子若吗?!你是想害死他们一家人吗?!随着林尚聪一声吼,大家的动作都停顿了下来。哥?哥?我像个机器娃娃一样僵硬地转头去问哥哥,一股不好的预感潮水般席卷了内心。哥哥只是沉默不语,我慌张地又喊了几声,突然,面前的哥哥身影渐渐地模糊了,林裕的身影出现,与哥哥的重合在一起。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微笑着,可是这微笑里面,第一次掺杂了苦涩。林裕,林裕,你告诉我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痴狂地伸出手要抚摸他脸颊,手腕却被狠狠地握住,力度很大,大到我快飙泪了。

       感觉到我被谁抱在了怀里。耳朵两边有谁焦急的怒吼。可是我看不见。也听不见……

 

【Concer2】

       第一次知道水子若这个人,是因为哥哥的缘故。

       他有个视之珍宝的好朋友,叫水君若。水子若是他妹妹。哥哥不止一次在我面前念叨他们兄妹悲惨的身世和不公的待遇,每说每激动,夸张得好像演戏。也许旁人会觉得哥哥很怪,不过我倒是挺喜欢这样的哥哥,何况他做事的时候,一点都不糊涂。

       各种原因,让我不知不觉就经常留意起水子若了。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哥哥,他拜托我在暗地里保护水子若。不夸张地说,除了她回到家外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跟亦心从小就认识,她从来不让除了她以外的其他女生靠近我身边,我跟她不同班,但是一到下课时候她就来找我,连男生都很难靠近我了。反正我也不介意,我并不是像哥哥那种自来熟性格,更不擅长应酬。只是,对于哥哥的要求,贯彻到底才是我一向的作风。而且哥哥告诉我,她和亦心同班,这样,我在学校里也可以保护她。

       第一次明确地拒绝亦心来找我的时候,她反应激烈得像变了一个人,如果不是被我拽住,她就要从窗外跳下去了。其他人都在暗地里说我过分,有个这么优秀的女朋友都不懂得珍惜。我听到也只是沉默了事。

       可能亦心确实也感觉到这种举动招致了我的不满,此后没来班里闹过。我觉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隐隐觉得不对劲。终于,在某一天将被关在厕所里且浑身湿淋淋的水子若放出来后,我一脸阴沉地找到了亦心。

       ……昱?昱……?亦心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我,声音都颤抖了。

       只有两点。一,停止对水子若的无意义恶作剧;二,别靠近她。

       可是她喜欢你!

       我跟她根本没有面对面过,怎么可能认识我,更别谈什么喜欢。

       ……没听错,我没听错的,她经常一个人带着笑容自言自语地叫一个人的名字——昱啊!亦心大叫起来。

       你真的认为那个是我么?我冷冷的一句把她震住了。

       ……昱!我……没顾得上听她接下来要说什么我就走了。

       我知道的。水子若经常带着一脸羞涩对着身边的空气自言自语,喊得最多的单字是yu。我很清楚那个绝对不是我名字的那个yu。亦心的猜测应该没错,水子若确实有病,只是她不自知而已。

       说不清是出于怜惜,还是觉得没必要,我没把这事向哥哥报道。总觉得,她红着脸喃喃自语的样子……很可爱。叹了口气,难道是观察她太多,连自己也开始有点疯了么。

       这天回到家,哥哥难得地比我还早,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他面前电视开着,眼睛却不知道盯着哪里。哥哥?我在他身边坐下,他竟丝毫未觉地仍沉思着。哥哥!我不由自主地提高声音,他才如梦初醒地看到坐在身边的我,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想什么这么入迷?真不像你。我皱了皱眉头。不过即使不用开口,我也知道能让粗线条的他烦恼的人只有一个。水君若他又怎么了?哥哥的笑容凝住了,许久,才叹息了一声,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并不好奇,只是看不得哥哥苦着脸,既然他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他。

       小昱。……哥哥真的恨自己无能为力去帮他。哥哥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让我不禁反驳了他。哥哥你为他做的事情还少吗?你不是一直都在帮他了吗?……这次情况不同。而且……小昱,你也有权知道的……这事,跟亦心有关。哥哥犹豫再三,吞吞吐吐地告诉我。随着哥哥越说越多,我皱着眉头说不出话来。亦心为了我,竟然已经到了这种丧心病狂甚至进入犯罪领域的地步了么……

       哥哥终于说完了,他看到我的脸色并不好,便担心地问我要是感觉不舒服了这件事就不要插手了,全部交给他去处理就好。我暗暗地深呼吸了一口气,坚定地告诉哥哥,我不能逃避。怎么能因为我,而导致一个家庭的破裂呢?没告诉哥哥的是我竟然最担心的是水子若知道了这件事情,会不会受不了,令病情更加严重。我不希望看到她痛苦。

       你都找到证据了么?当然我也很担心哥哥,处于不稳定状况的亦心会不会报复,况且她背后的势力并不小,怕哥哥一搅和会陷入危险的境地。哥哥苦笑,叫我不用担心他。他自己也有能倚仗的势力,再加上,不到必要时候不会去求助的水君若认识的那个他,也有足够摆平事情的力量。虽然水君若最近和他闹得很僵,可哥哥相信他不会将水君若置之不理的。

       你将事情真相告诉水君若了?突然想起来便直接问哥哥。看到哥哥继续在苦笑,我就明了他是打算私下去解决的。你真的是笨蛋啊。陷入一场永远得不到回报的单恋的笨蛋。什么时候行动?我一定要陪着你,不然不放心。哥哥温柔地揉了揉我的头发。小昱,真是意外地爱操心呢。我只有你一个哥哥啊。我又叹了一口气,哥哥没有拒绝我真是太好了。

       从警察局出来,哥哥绷紧的神经似乎松了一点,但似乎又想到什么,立马又紧张起来了。哥哥,你要是紧张,让我去告诉水君若就行了。不,我一定要去!哥哥的态度很坚定。嗯。我们走吧。虽然哥哥平时总没个正经的样子,可遇上大事,他这可靠的样子总让我觉得很耀眼,像爸妈离婚时争抚养权的时候,他毅然站出来对法官说哪边都不去,带着我,开始了我们两兄弟的生活。

       到了水君若家楼下,意外地看到亦心竟然扯着水君若的衣领,像个泼妇般对着他大吼。水君若不吭声,只是冷冷地看着亦心。我上前一把拉过亦心,她像受尽委屈的小媳妇缩在我怀里痛哭。昱……昱!这个贱人……这个贱人竟然教唆我爸爸跟妈妈离婚!他不过是个被无数男人玩过的贱货!凭什么来破坏我的家庭!!

       闭嘴!!!按捺不住的是哥哥,他上前来狠狠地刮了亦心一巴掌。你又凭什么骂君若?!想想你自己做了什么!!!听到这里我感觉到亦心身体明显地颤抖了一下。哥哥还在继续骂。如果不是你,君若怎么会变得这么痛苦?!他是真的很生气,我看得出他的眼神是想要将亦心生吞活剥吃了的可怕眼神。

       尚聪……你说什么?水君若慢慢地将头转向哥哥。君若……哥哥的声音充满了怜惜与痛苦,艰难地说了出来。

       你是想说,就是这个郁亦心,叫她的爸爸,郁一唯,跟那死老头谈判,要还清高利贷,就拿我和子若去抵,是么?水君若锐利的目光盯紧我这边,怀里的亦心不甘示弱,也不觉得有错地回盯过去。哈哈,哈哈哈哈!!水君若狂笑起来,配合着他的脸蛋,有一种凄惨的媚态。贱人!你笑什么!!亦心挣脱了我的怀抱,想要冲上去打他。我和哥哥上前阻止,三个人扭成一团。

       哥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听到这个声音,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亦心转而把注意力转向刚来到的水子若身上。亦心!!你够了!!!哥哥压制住她的动作,继续吼。你都做出这种事情还想要害子若吗?!你是想害死他们一家人吗?!

       我看到水子若瞬间变了脸色。她僵硬地喊了两声,然后就那样像失去意识地想要倒下。我连忙上前接住她,她已经不省人事了。昱!!不管亦心喊得再凄惨,在我眼里她不值得可怜。一直表现得很平静的水君若终于慌了手脚,凑上来看水子若的情况,然后激动地朝哥哥吼。快打电话!叫救护车!!我不能让子若有事!!!绝对不能!!!君若你冷静点!!哥哥一只手捉住他的右手腕,另一只手掏出手机打电话。我们三人都不约而同地离开,剩下亦心绝望地跌坐在原地。

       水子若在医院住了一个月。虽然在那天的第二天就醒了,但是,她因受的刺激太大,暂时不能说话。即使是对着她敬爱的哥哥,她也只能用充满愧疚的目光看着他,嘴巴张开却发不出声音这个事实让她觉得很痛苦。一直在一旁看着的我,也感同身受地痛苦起来。

       我在她醒来的那天就告诉了她事实。她沉默着,也没有什么动作,反而让我担心起来。或许是察觉到我的这种情绪,她尽力地张着嘴巴,似乎是在说……我没事,别担心。

       离出院还有两天。我已经很习惯守在病房里还有陪着水子若过夜了。这晚有点异乎寻常的不好的预感。果然,半夜窗外细微的响声引起我的注意力,我是浅眠得过分的人,因此很容易睡过来。咯的一声,不知道窗外的人用了什么办法,撬开了窗户的锁,然后慢慢地爬了进来,缓慢地走近病床。我光是听到这走路方式已经猜到侵入者的大概身份了。

       是你不好……那个人低喃着想将手上的水果刀戳进被窝,躲在里面的我伸出手一把夺过水果刀。……昱!我跳下床,连连退后的果然是亦心。被吵醒的水子若看到我俩的僵持,犹豫地要不要上来,我朝她摆摆手。

       对不起了,昱!亦心突然地朝水子若冲过去,我当然是想也不想地就上前替她挡刀。亦心在刀子快刺到我的时候,绝望地将手扳回去朝着自己胸口刺下去。亦心!我在她要倒下的时候拉住她,她用沾满自己鲜血的右手,露出欣慰的笑容摸了摸我的脸颊,然后左手拔出水果刀,再次朝左心房插下去。

       亦心!在我焦急的呼喊中,她气息微弱地说了句。

       谢谢你。

 

【Concer3】

       我爱他。爱到毁灭掉自身也在所不惜。

       我恨她。恨到毁灭她人生也在所不惜。

       在别人面前,我都竭力维持一副友善的优等生模样,在他和她面前却屡屡现出真实模样。

       是因为太爱他,所以在听到他冷冷地说要我下课别去找他的时候,感觉那么伤心。

       是因为太恨她,所以被拒绝去找他的时候立刻就认为是她的缘故,感觉那么不甘。

       把她困厕所里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做过了,可却招致了他的不满,被他警告时那个像看垃圾般的眼神吓到,我颤栗不已。

       她凭什么得到那么多宠爱?不过是个神经病!有个漂亮又疼爱她的哥哥,还有昱无时无刻的暗中保护,她明明已经足够幸福了!

       越是想越是气闷,回到家里又对着那一堆机器人般的佣人,那些奴才般的嘴脸让我想吐。难得出现一次的爸爸坐在大厅,看到我回来,那让人一见就心生惧意的脸庞上露出了不掺虚伪的笑容。哟,我的小公主回来了。怎么感觉不怎么开心呢?需要爸爸去教训一下?爸~我撒娇似的地赖在爸爸身上。突然想起爸爸有放高利贷,而我之前也调查过,水子若的爸爸喜欢赌博,应该也有欠下不少的债款。于是我试着问了一下爸爸。

       爸爸阴笑起来。我不明状况地看向他。放心吧,我知道那个赌鬼,他欠我的高利贷可多着呢。原来是他的女儿得罪了我的小公主么,看来不给他们一点教训是不会懂得收敛一点的。我痴恋地看着冷静地说着这些话的爸爸。好了,上楼叫你妈停止一下化妆,下来一起吃饭吧!爸爸慈爱地摸摸我的头。

       妈妈在饭桌上对爸爸百般讨好,抢着给他盛饭夹菜。爸爸只是态度冷淡地默默接受着,不跟她对话,一直对着我温柔地问我的近况。这种久违的温情感觉很好。

       过了大概一个星期,爸爸又出现在家里,不过这次是让他的手下带来了一个瘦小且长相猥琐的老头,在我见到那老头的第一眼就有种强烈的厌恶感,左眼皮上的那颗痣在我眼前晃啊晃的。她的爸爸真是和她一副德性,一样那么容易就让人生厌。

       爸爸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对跪坐在他面前的老头慢条斯理地说着。老刘,你欠我的也拖得够久了,每次都说很快就还,结果你是在糊弄我?嗯?没……没有啊郁先生,只是暂时……暂时还没凑够钱而已,很快,很快就会还你的!老头紧张到说话结巴,朝爸爸连连摆手。我敏感地捕捉到一个重要的信息。老刘?跟水子若不同姓?莫非这老头只是她的养父?

       ……那行,暂时凑不够钱的话,拿你那两个孩子来换吧。反正你也不是他们的亲生爸爸,对吧?还有你那儿子的爱玩,可是很有名的……爸爸微微地眯起了眼睛,那一抹笑意我有点看不懂。老头听完后吃惊地睁大眼睛。不……我……嗯?不?爸爸笑容不改,脚一伸,老头被踢到另一边的吧台前。你以为你还有说不的权利?总之,要么还钱,要么用你的孩子们来抵债!爸爸站起来走到老头面前,那种压迫感强到我都不寒而栗。

       老头走后,爸爸像邀功的小孩子般在我面前得意地笑,我也跟着笑起来。一切都是为了昱,我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得到昱的爱!

       很久不见的堂姐突然来访。说是堂姐但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不亲密。像她这种性格灰暗、长相也不突出、老是想当和事佬角色的人,总是不受注目的。不过表面上我还是得表现出热情欢迎她的态度。

       堂姐怎么突然来了?我给她倒了杯茶,她看上去实在是太紧张了。啊……我……我……她结巴了好久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我耐心地等着。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其实我!喜欢上了一个女生……喜欢到……想将她捆绑在身边不让她离开。可是,她最想要的是自由……我该……怎么做好呢。

       哦~?带着钦佩的表情看着这个堂姐,没想到她竟然要跟我说的是这个。我并不歧视她,相反,我还很想鼓励她勇敢地去做想做的事情。不过,人家是来找我建议的,也就是说根本还没想到怎么做吧。

       思考了一下,我开口问。她目前最需要是什么?钱!堂姐几乎是脱口而出,意识到什么她脸红了一下,才慢慢地解释。她很需要钱,去读她想进的那间大学。虽然她有个开酒吧的哥哥,但是从不依靠他,她想要用自己赚的钱。哎呀,那不就好办了。我笑得很开心。你就说你缺个家庭教师,请她当你的私人教师不就行了,你家也不穷啊。

       啊,这个……她好像是有点心动了,一脸佩服地看着我。这种主意你也想得出来的吧?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啦。我随意地摆摆手,真受不了她动不动就将自己处于卑微地位的个性,明明也算是个千金小姐的。话说回来,为什么来找我说这种事情?我突然想到就问了。唔……因为,小心的话,好像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呢。而且我认识的人中,最聪明、最善良的就是小心了。堂姐笑得一脸灿烂,我却仿佛被狠狠赏了一巴般震得说不出话。是吗……我真的,有她形容得这么好么?其实我知道,真正的我,不过是靠光鲜外表掩盖肮脏内心的伪物而已。

       又过了不久,我得知了那老头死亡的消息。他以为这样爸爸就会放过他们了?真是天真。我嗤之以鼻,反正这种人也死不足惜。爸爸轻描淡写地告诉我,水子若的哥哥水君若在他身边帮忙做事了。问他为什么水子若没有被掌控,他也只是避重就轻地告诉我没必要。爸爸做事有他的考量,于是我就没过问了。

       看着昱一直围着水子若打转,我心里名为妒忌的火焰越烧越旺。我还没采取什么行动,爸妈那边却出现状况了,水君若居然被爸爸大大方方地带回家里,两人的那种亲密任谁都能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也就算了,爸爸以前也有带过情人回来,妈妈在能容忍的范围内也不会吭声。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居然……居然在大厅把佣人支开做那种事情!若不是那天难得找我出门的妈妈买不到想要的那件衣服提早回家的话,他们会更加猖狂。

       爸爸只披了外衣就坐到沙发上,水君若更不避讳地光着上身围着衣服遮住下身就坐到他身旁。他们都朝我们看过来,水君若的眼神冷冷的,那里面藏着不相信爱情的绝望。虽然妈妈的容忍能力已经锻炼得很强了,但是从没有直面过这种场面,她脚一软瘫在原地。

       我想,也不用再说什么了。爸爸慢条斯理地开口,拣起地上的衣服替水君若穿好,两人离开了家。同样处于震惊状态的我,仿佛听到什么破碎掉的声音。

       虽然我对妈妈并没什么好感,因为她在嫁给爸爸前也经常勾三搭四,嫁给爸爸后反而一心一意了,可惜,爸爸不喜欢她。娶她,也只是出于家族责任。连带的,我也不喜欢她。只是,我更不会让水君若这样横插一脚来破坏我的家庭!

       水君若的住处很快就被我查到了,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原来他并没有和水子若一起住。守了几天,终于等到他回来,我上去扯着他衣领开始像个泼妇般骂了起来。什么狐狸精、贱人等不堪入耳的词语都骂出来了。后来昱也来,尚聪哥哥也来了,甚至水子若也来了,那时的我已经怒火攻心,发生了什么记忆已然模糊掉了。记得最清楚的是,知晓了事实的昱,离我远去那像要永不靠近的身影,让我失声痛哭到声音嘶哑……

       一个星期后,家里被警察查封,爸爸暗地里的那些交易似乎被人曝光了,他在被带走前只对我说了一句对不起。我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了。不……还有昱……只要水子若消失的话……昱就……昱就会回来的!

       小心翼翼地在水子若住的医院观察了几天,带着一同毁灭的觉悟,我在某个晚上终于下手了。只是昱……为什么你只想着她?为什么!输得彻底的我,将刀刃对准了自己。昱终究还是拉住了我,可惜,一切都太晚了,太晚了……我露出了可能是最后一次的笑容,对他说了,谢谢你。然后坠入了永不醒来的梦境里,沉睡不起……

 

【Concer4】

       还是这间医院。这间病房。

       病床上躺着的人,有着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紧闭的眼睛能看到长长的睫毛,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右脸颊的酒窝隐约可见。身上的病员服是罕见的淡紫色,床单也是淡紫色,床头旁边的柜子还摆了一花瓶修剪过的蔷薇。

       坐在床边的男生正在看书。咯的一声,有人开门过来。

       哈~今天放学晚了点,你辛苦了。是个用两个小熊头饰将耳朵前的头发别到耳朵后的爽朗女生,明朗的笑容跟窗外的夕阳一样绽放出夺目的光芒。

       她……亦心今天还是老样子?男生——林昱点了点头当作回应。是吗……爽朗女生——水子若的笑容淡了下去,表情复杂地看着自从那天就一直沉睡的郁亦心。那天郁亦心没插中心房,又因抢救及时,所以还活着。只是这活着……也跟死去了一般罢了。

       水子若不可能不恨她。但也无法再恨她。

       yu。

       唔?林昱抬起头。你是在叫谁?

       水子若微微一怔。然后,再度绽放的笑容,是林昱认识她以来,见过的最纯真、最高兴的笑容。

       当然是你,林昱。日立昱。我最喜欢的恋人。

评论
热度(1)

© 后院十二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