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院十二号

最新更新:《虞美人》(连载中)
《勿问的接纳》(连载中)
艾池诺的原创文库
坑多更新在原文

仙人掌有刺

       新学期座位有变动了。郁悠衣看了下新的座位表,新同桌是沈虞。

       沈虞这个人她之前有接触过,不过印象不深。粗略的印象只觉得是个喜欢独来独往,不说话看上去有点凶恶的女生,不过人缘尚可。郁悠衣边在脑海里想着印象中沈虞模糊的样子边整理课桌,不小心将堆在书本最上方的《辞海》碰掉了,砸到了一个人的脚。“对……对不起!”郁悠衣慌张地蹲下去想捡起来,那个被砸脚的人却比她动作更快,捡起来递给她:“给。”郁悠衣紧张地接过,两个人的手指碰到一起。她朝伸出手的方向看,面前赫然就是沈虞的脸。

       这就是郁悠衣和沈虞同桌生涯的第一次接触。

       “这,这道题你会不会?”郁悠衣数学不太好,她往旁边偷瞄了一眼,沈虞似乎会解,在草稿本上写了满满一页,因此壮着胆第一次向沈虞请教问题。沈虞有意无意地看了她一眼,她敏感地将头微微转开。“你的书。”“嗯?”郁悠衣听到沈虞说话,又将头转回来了,沈虞淡然地看着她。“这道题跟书上第54页的例题很像,你先打开看看。”沈虞说完又埋头写了起来。“哦……”郁悠衣诚惶诚恐地翻开书,死盯着看了起来。看着看着她都快皱成苦瓜脸了。“……呼。”沈虞放下笔,把郁悠衣的作业本拉过去,“你来听一下吧。”

       结果,郁悠衣顺利地解开了题目,又羞涩又兴奋地朝沈虞道谢:“沈虞,谢谢你。”相比郁悠衣的夸张,沈虞继续是一副冷静的样子没说什么。郁悠衣泄了气抓了抓脑后的头发,然后几节课下来都没说话了。

       放学了,郁悠衣去饭堂吃完饭,兴奋地奔向图书馆,看书是她枯燥的住宿生活最大的乐趣之一。进图书馆之前要把校章放到一个统一的地方,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前一个赫然是沈虞的。连忙向里面看去,看了一会儿才发现沈虞在一个角落正静静地看着书。郁悠衣随便拿了几本有兴趣看的书,紧张地走到沈虞前两排的位置上坐下,跟沈虞面对面的位置还要再偏右一点。郁悠衣并没有集中精神看书,不时地偷看沈虞,当她快要抬头的时候就慌张地低下头故作镇静地盯着书页。图书馆在晚自修前的半个钟头关门,郁悠衣没有呆到关门时间就匆忙走了,她完全看不进去。

       晚自修的时候,郁悠衣严重走神了,手下的草稿本不知何时被画了一个女生的大头。“……喂,有听到吗?”突然的触碰,吓得郁悠衣一下子回过了神,原来是沈虞。“啊啊对不起,什么事?”“我问你有没有橡皮擦。”“啊,有的!”郁悠衣连忙递给她,她接过停顿了一下,接着第一次微笑了:“你也喜欢画画么?”“哎?……啊,是的!”原来是看到了草稿本上的涂鸦,郁悠衣不好意思地说,“不过水平很业余……”“我也喜欢呢。”沈虞说完又继续做练习,郁悠衣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好,也开始集中精神做练习了。

       回到宿舍,郁悠衣尴尬地对着下铺打了声招呼,然后就爬上床了。她会进这个宿舍纯属偶然。本来应该是在另一个宿舍的,却因为学校的临时安排那个宿舍变成隔壁班的了,她把行李从那里搬出来后,其他人都安顿下来了,就剩她还有三个同学没有宿舍可住。然后到了最后,她和另一个同学要面对还有床位的两个宿舍的选择,那个同学不想到这个宿舍,因为里面住的是几个不良少女。郁悠衣默默地退让了,结果就住进了这个宿舍,不过一直倒还相安无事。

       “啊对了悠衣,”下铺突然探出头来喊了一声,“阿静洗完澡就轮到你了。”“哦……哦。知道了。”阿静全名吴静,是郁悠衣对面床的上铺,而郁悠衣的下铺叫徐妍,跟吴静关系比较好。“……衣……悠衣……”就在郁悠衣趁着等洗澡的空隙拿出手机看电子书的时候,隐约听到宿舍门口的窗口边上似乎有呼唤她的声音。这个轻柔又有点甜美的声音……郁悠衣知道是谁了,立刻爬下床开门出去,果然看到了她猜中的那个人。“小银~”郁悠衣高兴地扑上去抱住,被她唤作“小银”的人害羞地轻轻挣脱了出去。“哎呀……悠衣你真是的……”“小银”大名柳银婷,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在郁悠衣退让下住进另一个宿舍的女生,长得十分娇小,笑起来左脸会有深深的酒窝,睫毛很长,整个人就像个娃娃,正好是郁悠衣最喜欢的类型。用她的话来说就是“一见到小银就保护欲满塞”!

       “你洗完澡了?有空来找我了啊。”郁悠衣和柳银婷走到走廊一头的阳台上,倚着护栏聊天。“嗯~刚洗完,头发还湿湿的。”刚好起了风,柳银婷柔顺的头发被吹起,因为靠得很近有几缕飘到郁悠衣面前。“是吗是吗~我来闻一下。”郁悠衣顺势拿起一束头发,动作夸张地吸了吸鼻子,“用的什么洗发水啊,真香~”“啊,是……”柳银婷的脸红了一下,羞怯地回答了。

       就在她们聊得正欢的时候,沈虞从她自己的宿舍里走了出来。“啊,阿虞~”柳银婷高兴地朝她挥了挥手,沈虞只是点了点头快步走了。“你跟沈虞熟么?”“我们一个宿舍的啊。对了,悠衣你还没来过我们宿舍是吧,大家都是好人,我带你去认识认识。”“好啊~”正好郁悠衣想看看沈虞的床,被柳银婷拽着进去了。

       “悠衣悠衣,这是我的床~”柳银婷像个要在大人面前炫耀的小孩子般把自己的床指给郁悠衣看。稍微有点花哨的枕头和被子,床上还有个大大的小熊玩偶,墙上书柜堆满了书。嗯小银就适合这种风格。郁悠衣在心里这么评价了一下。然后柳银婷从门口旁边的床位开始给她介绍,到了沈虞的床时,跟郁悠衣的想象相差无几。很干净的床,除了必要的枕头被子还有墙上书柜满满的书籍之外没什么多余的东西。跟她性格很像。

       柳银婷也是上铺,两人爬上床后,柳银婷突然说:“对了,小云(她的舍友之一)最近好像要转班了,也就是说我们宿舍将会有张空床,悠衣你要不要向老师申请过来我们宿舍?”“真的?”郁悠衣瞄了一眼沈虞的床。“嗯,那样我们就可以一起了……”柳银婷越说越小声,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郁悠衣没有听到。

       又东聊西聊了好一阵,郁悠衣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洗澡就向柳银婷告别,准备回宿舍,走到门口时正好跟沈虞面对面撞上。“啊……对不起。”所幸冲击力不大,沈虞看上去也没受伤,只是反应有点奇怪,被撞了之后脸上很明显地露出害怕的神色。

       之后的一两个星期,如柳银婷所言,那个小云真的转班了,郁悠衣在柳银婷的帮助下成功转到了她的宿舍。跟沈虞也慢慢地熟悉起来,发现两人的共同兴趣还真不少,可供交流的话题也多了许多。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们变成三人行了。

       “今天早上舍长起床的时候我又被吵醒了……”郁悠衣装出一张苦瓜脸,鼓起腮帮说。她们刚吃完早餐,正赶往教室。“嗯。确实有点吵。”沈虞点了点头。“哎?我怎么不知道?”柳银婷神色略带惊讶地问郁悠衣。“小~银~你~个~猪~”郁悠衣忍不住捏了她的脸颊,柳银婷装作挣扎地用手轻轻地拍了拍郁悠衣的手腕开心地笑了起来。“你们。”走在前面的沈虞脚步停顿了一下,“还不快点就迟到了。”“糟了~!”两人对望一下,虽然止不了笑意但还是跟上沈虞一起赶往教室。

       住在城镇的学生每个星期五就能回家,郁悠衣家就在镇上所以每个星期都会回去,不过柳银婷和沈虞不住镇上所以通常不回。星期五最后一节课下课后,看着收拾书包的沈虞,郁悠衣突然发问:“阿虞,你等下准备去哪?”“唔?”沈虞看向她,有点疑惑不过还是回答了,“先去图书馆看看书,然后吃过饭就回宿舍。”“不去逛街吗?”郁悠衣发现沈虞的脸色变得不大好看,没追问下去,换了另外的话题,“要不要现在跟我回家去?”“你说什么……回家?”郁悠衣发现她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但还是不依不饶地说着:“对,回我家去,吃完饭我带你去玩。”“不过……”“别不过了,我看你周末都不晓得去放松一下的,来嘛~”于是沈虞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被郁悠衣带回家了。

       ……沈虞站在门口,说什么也不肯挪动脚步了。“阿虞……”郁悠衣无奈地喊着她的名字,“我家有那么可怕么?”不就是稍微比周围的房子大一点,装修好一点么?“你家这么漂亮……我进去,不大合适吧。”郁悠衣听了不由得有点生气,捉住她的手腕强硬地把她带了进去。“小姐,你回来了!”佣人方姨高兴地出来迎接,看到浑身不自在的沈虞温柔地笑着问,“居然带朋友回家了?同学你好。”“这是方姨,在我家工作很多年了。方姨,这是我同学沈虞。”郁悠衣介绍完继续强硬地把沈虞往楼上房间带去,方姨在后面热泪盈眶:“小姐第一次带朋友回家啊!得赶紧告诉夫人,晚饭要好好做了!”

       “……放手。我说,放手。”进了房间,沈虞总算有机会开口了,郁悠衣不情不愿地放开手,让她坐到床上去。“对了要喝什么?我下楼拿给你。”“……悠衣。”郁悠衣转身背对沈虞准备迈步,听到沈虞的话转过了头:“唔?什么?”“……你家,很有钱吗?”“嘛还好吧。我说,你很介意吗?”沈虞沉默了。郁悠衣叹了口气,在她旁边坐下。

       两人的沉默维持了几分钟。然后沈虞开口了。“……之前,我有跟你说过吧?我家很穷。”“嗯。……你是责怪我,没把我家有点钱的事情告诉你吗?”郁悠衣有点惴惴不安地看向她的侧脸。沈虞摇了摇头:“我是真心想交你这个朋友的,跟家庭背景什么的无关。大概是,我还有点不太习惯吧。”“什么嘛,别吓我啊……”郁悠衣稍微放下心来。

       接着,沈虞又见到了郁悠衣的妈妈,正如郁悠衣所形容的确实是个热情的人。享用了方姨精心制作的晚餐后,郁悠衣拉着沈虞上街去。“啊,不过我其实不怎么喜欢逛街的。”郁悠衣吐了吐舌头,沈虞第一次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没关系,我们就这么散散步也可以啊。”被这种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吓到了的郁悠衣慌乱地回答:“哦,哦!要不要去长堤公园?那里靠近江边,很适合散步的。”“嗯。我一次都还没去过呢。”沈虞看上去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郁悠衣心里暗自开心。本来硬要她来自己家的时候,心里生怕会被她讨厌,一直都提心吊胆的呢。

       两人踱步到了长堤公园,虽然是晚上,不过里面的景色还是能看得到的。越走越里面,灯光渐渐照不到了,郁悠衣敏感地发现沈虞有点不对劲,于是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肩膀。“别……别过来!”沈虞受到了惊吓,向后退了几步。嗯?郁悠衣想到了什么,然后绕到她背后,故意装出低沉的声音慢吞吞地说:“你……是……谁……”“啊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沈虞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声音颤抖地没命往有光的地方跑。“啊哈哈哈哈哈哈原来阿虞怕黑又怕鬼啊哈哈哈哈哈哈!!”郁悠衣忍不住笑得站不起来了。沈虞才发现是她的恶作剧,阴沉着脸朝她走过去。“啊……”郁悠衣有点害怕地立马僵住了,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睛,不知道沈虞是否生气了让她不安。“……?咦咦咦咦——阿虞泥噶神么呐窝连拉(阿虞你干什么捏我脸啦)!”发现沈虞正用力捏她脸,郁悠衣睁开眼睛抗议了。“……你平时不也是这么玩小银的嘛。”沈虞愉快地笑着,这是郁悠衣第一次看到她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虽然脸还被捏着,她也不由得咧着嘴笑了。

       回到郁家的两个人都玩累了,躺在床上不想动。“阿虞你先去洗澡嘛……”“我没带衣服来……”“穿我的就好啦……”你推我我推你的言辞游戏后,还是沈虞先去洗澡了。出来后郁悠衣去洗澡,沈虞想睡觉了,因为床挺大的,于是躺到接近床边的地方。等到郁悠衣洗完看见她睡的地方,连忙开口:“怎么不往里面挪挪?”“啊?哦。我不是很习惯跟别人一起睡。”“可是你会掉下床的吧?而且我的床很大,不怕啦……”拗不过郁悠衣,沈虞挪进去了一点。郁悠衣伸手要关床头灯,沈虞吞吞吐吐地开口说:“能不能……不关?”“对了阿虞你怕黑啊……”虽然郁悠衣不怎么习惯在亮光中睡觉,不过还是为了沈虞妥协了。

       沈虞很快就进入了梦乡。郁悠衣有点浅眠,翻了几次身都没睡着。想着自己今天各种大胆的举动,连自己都吓了一跳。她明明是害怕沈虞的,可不知不觉间变得如此在意,想跟她更加靠近,靠近……哎?!等她忽然意识到沈虞不知何时已经半抱着她时,身体僵硬了。没跟沈虞说过,其实自己是害怕别人的接触的,连爸妈也不行。只是此刻被她这样抱着,竟然没有抗拒感,反而是太紧张身体才会僵硬的。沈虞再下一步的动作,竟然是手指跟她十指相扣了,而且扣得很紧,很紧。她真的是睡着了吗?郁悠衣抬头看了看沈虞的脸,贴在她胸前的耳朵听得出心跳声很稳,确实睡得很沉。“……虞……”郁悠衣不去考虑了,依恋地将身体更贴近一些,念叨着沈虞的名字,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因为去过家里,两人的关系似乎更加亲密了。不过那之后的下个星期郁悠衣的再次邀请还是被坚决地拒绝了。没有继续勉强,郁悠衣倒是突发其想地提出了每个周末回学校带饭给沈虞的建议,理由是饭堂的伙食实在太没营养了,连像样点的汤水都没有不利于长身体。沈虞微笑着听完,调侃似的回了一句:“那我要吃很多哦。”“有我在不会让你饿肚子的!”郁悠衣明白这是接受了她的好意的反应,高兴得要命。

       在旁人眼里她们形影不离,如胶似漆。曾经有一段时间,郁悠衣最喜欢的就是傍晚。她吃过晚饭,直接回教室的话,都会看到沈虞坐在座位上,或是在看书,或是跟同是留在教室的同学聊天。郁悠衣总会高兴地绕到沈虞后面,用双手环住她的脖子,撒娇似的跟她聊天。沈虞也会宠溺般地回握住她的手,边聊边微笑。每次郁悠衣都会不禁把身体贴得更近,更近一点。感受到沈虞的体温,对她而言有点不可思议,却又很顺理成章。

       郁悠衣生病了,但是上晚自修的时候还在硬撑。她不时地趴下暂歇的事情,身为同桌的沈虞不可能没有发觉。沈虞皱了皱眉头,无意识地摸了一下郁悠衣的头毅然地说:“去请假!我陪你回宿舍休息。”“啊?不……”用字还没说出口,郁悠衣已经被拉起来往教师办公室里走去,然后又被拖回宿舍。

       “那个,阿虞,我真的不用请假的……”“别说废话了,好好躺下休息。”沈虞把郁悠衣硬是压到床上让她躺下,然后跑去烧开水。因为回宿舍前还去了一趟校医室开了点药,沈虞恶狠狠地看着郁悠衣乖乖地吃过药才饶过她让她睡觉。迷迷糊糊的郁悠衣感觉到一个人带着微凉钻进了她的被窝,她下意识地朝那人靠过去,抱住,终于觉得安心地沉沉睡去。

       这之后她们开始一起睡觉。连郁悠衣的下铺都不时半真半假地开起玩笑:“沈虞你把我的上铺抢走了,快把她还回来。”郁悠衣抱着沈虞笑得很开心。

       某天夜里郁悠衣突然惊醒坐了起来。她的动作太大,沈虞也被惊醒,坐在旁边小声地问:“怎么了。”“……阿虞,如果你不在我身边了该怎么办。一想到这个就很害怕。”郁悠衣把头埋在被子里。“……你有这么离不开我了吗。”看不到沈虞的表情,郁悠衣含糊地唔了一声。“除了我你还有其他朋友啊。”“可是你比较重要……我只想跟你一起。”沈虞大概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说:“我现在,就跟你在一起啊。之前在路上遇到以前的朋友,她们都很惊讶我身边会有人,你是第一个能这样陪在我身边的人。”郁悠衣不说话了,抱了抱沈虞又躺了下去。倒是沈虞一直坐了很久,才又慢慢地躺了回去。

       郁悠衣觉得自己快不行了。越来越渴望和她呆在一起。想接触她。想独占她。即使因为跟柳银婷已经过度疏远,被递了一封绝交信,她也无怨无悔地,只看着沈虞一个人。

       但现实并不是理想。突然有一天,在别的同学嘴里听说了沈虞想要一个人坐。不相信的郁悠衣在一个傍晚逮到沈虞询问:“是真的的吗?你要一个人坐?”沈虞不吭声,她们跑到了教室的上一层,也是那幢楼最高又无人使用的地方。沈虞脸色不是很好,把郁悠衣的手握得很痛。当两人一起靠着栏杆的时候,沈虞缓缓地开口了:“悠衣。”“……嗯,嗯?”郁悠衣一瞬间起了鸡皮疙瘩,不禁绷紧了神经。“跟你说过的吧?我很穷。”不知道沈虞有没有感觉到她的紧张,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家里只有我和哥哥两个。从小就是。曾经有段日子穷得天天啃包子,不过现在我还是很喜欢吃的。”说不清是出于什么心情,沈虞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残酷的笑容。“……你们没有亲戚接济……什么的吗?”虽然觉得还不是时候插话,但郁悠衣还是怯怯地问了一句。“亲戚……吗。”沈虞的笑容带上了讽刺,“你是说,那些来探望年幼的我们只为了要钱的家伙么。”

       沈虞把半个身体探出了栏杆外,吓得郁悠衣脸色发白地上前抱住她。沈虞没有挣扎,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只是淡淡地叙说着:“曾经,我爬上了最高层,在栏杆边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心想就这样跳下去一了百了就好了。”“……关心你的人会伤心的!”比如我……“说得对啊,真正关心我的哥哥会伤心的。后来我这么想。”夏末秋初的风带着一点冷意,吹得两人的脸庞开始微微发红。沈虞突然就探回来了,始料未及的郁悠衣被后座力带得两个人一起跌坐在地上。翻过身来的沈虞贴到郁悠衣的耳边用极其暧昧的姿势说话了:“所以我要努力读书。只有好好读书,进了好的大学才会有好的出路,才能够赚钱回报哥哥。我不能不爱钱。我的计划已经很清晰了,但没有料到的是你的出现。”“什么……意思……”郁悠衣的身体因为害怕而瑟瑟发抖,她觉得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她不会喜欢听。“因为遇见你,牵动我太多的情绪了……我不需要这样过多的情绪波动,只会妨碍我的学习。你已经变成我的绊脚石了,以前遇到绊脚石我都要毫不留情地踢开,今天我也一样。”沈虞面无表情地说着。“我……不是……”郁悠衣想说什么,却又觉得无话可说。“话我说清楚了,要如何请你自便了。”沈虞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走掉了,郁悠衣维持着平躺在地上的姿势,眼神空洞。绊脚石。哈哈,这段时间的亲密相处仿佛从未发生过,沈虞心中原来是这么看待她的。哈哈,哈哈……郁悠衣无声地笑着,没有眼泪流出来。

       此后两人开始了莫名其妙的冷战。校园里再也看不到一起出行的身影,也不再一起睡觉,明明就坐在身边,却不交流。郁悠衣本来就很阴郁,这样一来更加严重了,每天坐在座位上都低着头,听课时眼角余光偶尔扫到旁边的人的脸庞也完全不敢停留。这样煎熬的每天郁悠衣觉得自己快疯了,不过沈虞在说过那番话后还没有跟她分开,可能老师没有同意吧。郁悠衣天真地想着,哪怕自己快被逼疯了,能将她留在身边多一天也好。但是那个晚自修听到沈虞跟后面的同学说“再见,明天你们就看不到我了”后,郁悠衣接近崩溃了。

       当晚睡觉的时候,郁悠衣翻来覆去地完全睡不着,充满了对明天的恐惧。她听懂了那句话,明天她们就不是同桌了。郁悠衣在心里祈祷着,如果一直天黑就好了。天不会亮,明天也不会来临,她和沈虞也会一直都是同桌。她们之间,也会一直维持着亲密的关系……只是再怎么试着催眠自己,天还是亮了。绝望的郁悠衣也搬离了,在新同桌身边坐下时,即使双眼被想涌出来的泪水弄得红肿不堪,全班同学都用怜悯的眼神看着这副狼狈的样子,新同桌用担扰的语气询问要不要纸巾,郁悠衣也假装坚强地坐直了身体,虽然眼前一阵阵地发黑,但她告诉自己,不能倒。看到沈虞此前一直面瘫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丝不忍和同情,她甚至自虐地咧了咧嘴试着笑一个。

       事已至此郁悠衣反而轻松了。新同桌和郁悠衣以前宿舍的人关系很好,吴静徐妍她们虽然有点不良却意外地很会照顾人,郁悠衣跟她们混一起了之后,脸上的笑容又多了起来。虽然还是很在意,但好不容易要恢复了不想再找虐了。和沈虞虽然没有恢复以前的关系,但奇怪的是两人又自然地相处起来了,有说有笑地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这天的晚自修放学后,郁悠衣跑去上厕所顺便把手机开机。手机震动了一下,是未接信息。郁悠衣随便扫了一眼,看到发件人很惊讶。打开信息一看,她死死地捂住了嘴,那天没有流下的泪水却在此时汹涌而出。

       “今晚,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直到回到宿舍,郁悠衣的双腿还在打颤。熄灯时间已过,她抱着枕头坐在床上,不敢置信地盯着沈虞的床位,生怕这只是她的幻觉,因为太过思念而产生。有人轻轻地敲了一下她的床,郁悠衣轻手轻脚地下去,来到沈虞的床边。“快进来。”郁悠衣的身体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紧张抖个不停地滚上了床,再度跟沈虞如此贴近简直比做梦更荒诞。突然被紧紧地抱住了。身体不颤抖了,或者是感觉到了熟悉的体温。头发被拿起来了,脸颊也被抚摸着,郁悠衣一动也不动,无论这是心血来潮还是什么都好,至少这一刻,两个人又在一起了。停止了抚摸,沈虞说:“睡吧。”“晚安。”郁悠衣好久没试过这么踏实地睡一觉了。在梦中,她看到了沈虞带着微笑,张开双手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

       又过了几天。虽然天气已经渐渐地暖起来了,但出去走廊呆着的话还是会有寒意的。晚上习惯洗完澡才上床睡觉的郁悠衣身上还带着温热,却被沈虞不由分说地带到走廊角落,凉风的爱抚虽然轻柔,郁悠衣还是打了个喷嚏。“阿虞,你要说什么么……”带着鼻音,开始有点头晕的郁悠衣听到沈虞忍耐的发问:“你要我吗?”“哎……哎?!要……要什么?”任谁突然听到这样的话都会反应不过来吧。“……除了哥哥,还有人要我吗?你要我吗?”沈虞低着头,用尽全身力气握紧郁悠衣的左手,仿佛这样那份强忍的痛苦就能传递给她一样。“……我要你啊……”口拙的郁悠衣说不出其它更加好听的话,只得一直在重复这句,心脏像被绞紧似的痛苦得很,她用右手笨拙地抚摸着沈虞的头。埋胸看不到表情的沈虞又随口问了一句:“之前送你的仙人掌……怎样了……”“啊……浇水太多……烂掉了……对不起……”“不要说……对不起……”感觉到沈虞身体僵硬了一下,但随即又继续寻找着郁悠衣的安慰。太狡猾了……怎么可以这么狡猾……哪怕只是一点点的甜,就能忘记那万般不好,就算心被刺得流血不止,也无所谓了……那一刻的郁悠衣,确实是这么想的。

       那之后,沈虞请了一段很长的假,郁悠衣思念得快要发疯。按捺不住的她也频频请假回宿舍,坐到沈虞床上,痴汉般地把头埋到她的被子里,深呼吸一遍,又深呼吸一遍。不够。怎样都不够。泪水一滴一滴沾湿了被子,毫无意识的郁悠衣只是机械地重复着动作。“阿……虞……”呼唤她名字的声音,终于变得沙哑了。

       重新见到沈虞的那天,郁悠衣反而平静得不正常了。看着她和柳银婷有说有笑,不曾对她正视一眼,郁悠衣已经没有上前的勇气。就算自以为是地跑去跟自己的堂妹商量,但根本就没有实施的可能性。发生了什么?能够帮得上什么忙么?数不清的问题烂在肚子里,没有能说出口的一天。郁悠衣觉得,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能让自己委曲求全只为了她能舒服一点了。

       很久没有和柳银婷一起去操场散步了。跟沈虞还不熟之前,她经常会在吃过晚饭后跟柳银婷沐浴着夕阳的余辉,有时候小跑一段,有时候边聊边打闹。现在想来,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明明才两年,什么都变了。郁悠衣的情绪还算稳定,甚至还能笑着捏柳银婷的脸颊。只是当柳银婷终于提到沈虞的时候,无法再强装下去了。

       “……早跟你说过的。悠衣。她不适合你。她把你的感情都夺走了,我却无能为力。”柳银婷停了下来,跟郁悠衣面对面站着,清澈的眼睛里照映出她憔悴的神情。“……是啊。当初我为什么不听小银你的劝说呢。落得这种下场纯粹自讨没趣。”郁悠衣突然奔跑起来,跑到双杠前抓紧用力,跃空来了个漂亮的翻身,“啊——啊——”大吼了一阵后站稳,心里有根线断了。不,也许早就濒临断掉的边缘了吧。“谢谢你,小银。”有种如释重负的快感,郁悠衣真诚地笑了。一旁的柳银婷拍了拍她的肩膀:“目前已经没有事情比高考更重要了。要好好地对待自己,好吗?我会陪着你的。”“耶~?明明递了绝交信给我的家伙居然说要陪着我是怎么回事~?”郁悠衣许久不见的调侃语气回来了,柳银婷又欣慰又恼羞地追着她打,欢乐的笑声里已经没有烦恼了。

       所谓的涅槃重生也不过如此吧。郁悠衣变得比以前更加开朗了。加上她性格还算不错,即使是紧张的备考阶段她也和同学们一起轻松地度过了。反观沈虞,越发沉默,逗留在教室里学习的时间都快要10多个小时以上了,完全不给自己好好休息的时间。两个人已经是不能相交的X线了,郁悠衣看着她这样折磨自己,竟然心如止水。

       终于到了成绩揭晓的那天,郁悠衣回校拿成绩,不好不坏,能上个三流大学。听到有人讨论上重本的有谁谁,二本的又有谁谁,她完全不感兴趣拿了成绩就走了。走出教室门口时,沈虞正好面对面走来,郁悠衣连眼神逗留都懒得,就那样径直走掉,也不知道身后的沈虞会不会看她一眼。

       去了大城市上大学的郁悠衣视界开阔了不少,只是变得不再老好人了。她害怕。即使这样,也因为兴趣进了个氛围很好的社团,在那里她认识了她的光,给予了她不少正能量。再度审视那两年,她已经不记得很多小事了。直到那天的那封邮件。

       “没想到在我删除了你的联系方式后,还留存着你的邮箱地址。我试图逃离有关你的一切,却发现是徒劳。我竟然跟小银在同一间大学,本来不想再过多接触的,却是同一个社团的成员。也知道了之前的一些事情。在这里,我遇到了一个跟你很像的人。但已经不敢像对你一样对她了,跟她保持着距离,很平常地相处着。给你发邮件不为别的,只是,做了错事,是应该说对不起的。曾经最讨厌的话就是对不起,在我看来那只是弱者没有尽力做到用来掩饰的借口而已,直到遇到了你,才明白,我也不是什么强者。有人说,我很冷血。我承认。如果不是遇见你,我也不会知道自己竟然是这样的人。越是想对你好,就越是想要伤害你,想看看你到底能忍受到什么程度,要怎样才会放弃我。但是从没有考虑过你的心情。”

       ……

       下面是些惯例的问好,郁悠衣看过一次之后再也不想打开了。伤口都已经在慢慢好起来了,事后才来做这些无谓的功夫,又能怎样呢。接受了道歉之后,能够当作从没被伤害过么?她宁愿肉体受伤,也不愿遭受这样的心灵创伤。真的是个,大骗子呢。郁悠衣看着电脑旁边的仙人掌笑了起来。后来她去查过了。仙人掌的寓意,除了坚强、坚韧不拔外,还有得不到的爱。无比适合形容两人的两年,暧昧过,纠缠过,到了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郁悠衣把床头的安眠药瓶打开。现在的她不借助这个无法入眠。一口气把里面的药丸和着水后都吞掉,没有意识到份量是否过多了,总之躺到床上进入了梦乡。永恒的梦境里,只有赤脚的她,踽踽独行。

评论

© 后院十二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