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院十二号

艾池诺的原创文库/非系列完结后从合集里移出

原点

【前略。我回不来了的灵感君。该文写于09年终稿于10年。】


分手

       「理由?」

       听到郁沁篱提出分手,水晓若只是淡淡地抬起眼皮看了他一下,紧接着又垂下望向地板。虽然已经习惯了水晓若各式各样的姿态,但面前这个她让郁沁篱还是无法适应。

       他深呼吸一下,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重复了一遍他刚才说的话:「我们,分手吧。」

       说出这句话他自己的心都在隐隐作痛。他爱她,所以分手才更有必要。因为自己的缘故,晓若受了太多不该受的苦了。郁沁篱微微地别过了脸,太了解水晓若,却也越发搞不懂她在想什么。但是,水晓若的回答,他却一清二楚。

       「好啊,不过交了新的女朋友的话,一定要介绍给我认识啊。」

       果然是预想中的答案。郁沁篱更加用力地别过脸,假装看不见水晓若离开的悲伤的背影。

 

梦境

       「今天妈妈要工作不能回来给你庆祝生日了,对不起啊。」

       「晓,晓若,昨天是你生日吧?妈妈忘记了,今天一起去吃饭好吗?」

       「叔叔说要接我们过去住了,晓若,高兴吗?」

       ……

       水晓若从梦中醒来,沉默地坐了起来,露出了鄙夷的神情。恶心。不知为何,总之妈妈那副恭恭敬敬、刻意讨好的嘴脸让她一阵阵地恶心。醒了就难以入睡了,她干脆睁开眼睛,脑里一片混沌。

       「沁篱……」

       「晓若……」

       郁沁篱从梦中醒来,沉默地坐了起来,露出了哀伤的神情。又做了那个梦,梦里是满满的水晓若——被父母发现自己有双重人格,还翘掉每晚学费高达千元以上的精英补习课程,到酒吧驻唱,震惊之下口不择言地大声呵斥时,只有水晓若紧紧抱住无助的自己,告诉自己:「没关系,还有我在。」而爸爸原本拿着的竹藤抽打下来的瞬间,也是她用背部承受了下来。

       「我该,用什么来回报你?」

       郁沁篱的手深深埋进了头发之中。

       水晓若双手用力地捂住耳朵,嗡嗡的耳鸣却持续着。

 

聊天

       「晓若你明明条件不错,听说信息系有个姓艾的放言要在一周之内追到你呢!」校园酒吧里,水晓若近来较好的一个朋友胡菁菁拿着酒杯,当然,因为不是真正的酒吧所以里面盛的没有酒精成分,「而且你跟很多男生玩得也不错,怎么就没人扶正当你男友?」

       「我觉得当个单身贵族没什么不好的吧。」水晓若虽然在笑,但眼里却没有丝毫笑意。胡菁菁盯了她半晌,最后半放弃地说:「真是搞不懂你在想什么,有时候觉得你很可怕呢。」「嗯~谢谢你的夸奖。怎么,今天我们迷人的交际花菁菁小姐见不到心仪对象的出现,寂寞难耐啦?」「去你的,才没有那回事!」面对水晓若戏谑般的话语,胡菁菁忍不住红了脸,娇嗔地推了她一把。

       水晓若哈哈地笑着,胡菁菁连忙向另一桌努了努嘴:「那对呀,就是传闻中女的曾为男的无条件付出,最后连双方家长都被惊动了的那对,听说上星期男的提出分手,女的就跑到教学楼楼顶闹着要跳楼呢,最后还是逼得男的说不分手了才平息了这场风波。女的为男的付出这么多,男的却说要分手对女的也太不公平了。」

       水晓若沉默地听完,脸上笑意隐去了一些,喝了口杯里的雪碧才缓缓开口:「也许是女的将男的逼得太紧,男的受不了才说分手的吧。再说,你不是对人家的情况一无所知,连这些消息都只是打听回来的么。」「真不愧是绯闻绝缘体,怪不得每次校园传闻到了你这里就会消失呢。」

       「或者菁菁你想我向你的倾慕者们小小地放一下料,比如,喜好的内衣颜色之类的……」「喂,喂,晓若你……!」胡菁菁羞到耳根都红透了,顾不上淑女形象猛地扑上来。

       「哈哈……」水晓若为她孩子气的举动笑得停不下来,几滴压抑许久的泪珠趁势滚出了眼眶,滑过脸庞消失在地面。

 

过往·一

       郁沁篱生平第一次用自行车载女生到人迹罕至的山里游玩。这个第一次无条件地奉献给了水晓若。

       「好了,这里下车吧。」水晓若从自行车上跳下,她所说的「这里」是有小溪的石头滩。「喂,你可别乱走啊。这里的石头很尖很硬的。」「我就算受伤了你可以背我回去嘛。」水晓若不以为然继续在石头上行走,郁沁离放好自行车亦步亦趋地紧跟在身后。

       水晓若在一块用红漆刻着「姻缘石」的巨石前停下,郁沁篱故意在后面逗她:「这么快就想当我的黄脸婆了啊?」「少贫嘴吧你就,人家我还是守身如玉的黄花大闺女。」水晓若更加故意地瞪了他一眼,郁沁篱大声笑了出来。水晓若有点生气了,鼓起腮帮转过头就走。走了几步,发现郁沁篱没跟上,于是不满地停下,抱起双臂看着郁沁篱。

       郁沁篱脸上笑意尚未完全减退,但还是叹了口气疾步走过去,捉住了水晓若的双手:「是我不该这样笑你的,是我不好,说,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唔唔唔~是你说的哦。」水晓若总算露出了笑容。

       「亲爱的老婆大人,饶了我吧,这一点都不好玩。」郁沁篱摆着苦瓜脸,哭丧着低头对水晓若求饶。「才~不~要。」水晓若做了个鬼脸,「你慢慢在上面看风景,我先去周围溜达溜达~」

       郁沁篱被一个人晾在姻缘石最顶端,哭笑不得。但是,看着水晓若渐行渐远的身影,他突然一阵莫名的心悸,忍不住叫了出来:「不要走,若!!!」

       水晓若立刻停下脚步。只有她明白这一声呐喊里包含的深重含义。自己在做什么?她连忙跑回去,与此同时,郁沁篱从上面跳了下来。「沁篱!!!!」水晓若吓得脸都煞白了,幸好石头还不算太高,郁沁篱只是膝盖划伤了。

       「笨蛋!白痴!你就不能慢点吗!」水晓若还有一连串要责怪他的话,身体早已被他狠狠地用手臂扣住,听得见他埋在脖子里喃喃自语:「不要……不要离开我……」水晓若鼻子酸了:「是我不好,沁篱。我不会……不会离开的……」「嗯。我相信你。」郁沁篱像个小孩子一样把身体全部重量都交给她。

       之后的时间,胡沁篱紧紧地拖着水晓若不让她离开自己身边。水晓若也无言地,带点愧疚地将头靠在他后背一起走。

       「不要走。」郁沁篱。

       「嗯。」水晓若。

       「不要离开。」郁沁篱。

       「嗯嗯。」水晓若。

       听到水晓若的回答,郁沁篱安心地迈着脚步。

       听到郁沁篱的心跳,水晓若安心地闭上眼睛。

 

时差

       郁沁篱背靠着巨大的落地玻璃窗,隔壁高楼的射灯不停地变换方向,时不时会将他身影投射到地板上。华丽的席梦思大床上衬衫袜子乱七八糟地摆放着,他也懒得去收拾。

       「叩,叩,叩」响起了敲门声。但他一动不动。

       敲门声持续了十几分钟。门外的人很有耐心。而后,响起一把柔柔的略带娇嗲的声音:「再不开门,我就默认是让我进去了哦。」

       「……算我投降了。」郁沁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走过去拉开门,不出意料地看见尹蓓蔚那张盈盈的笑脸。「今天比昨天早了五分钟呢。」尹蓓蔚大喇喇地坐到席梦思上。

       「……又怎么了吗?未婚妻小姐。」

       「你那位初恋小姐,就在那间据说录取率只有45%的华大读工商管理呢。」尹蓓蔚缓慢地说着,没有看漏郁沁篱脸上从转瞬即逝的惊喜恢复成平常的冷若冰霜。

       半晌,郁沁篱吐出一句:「谢谢你。」

       「没什么,这种程度的调查根本不用费力气,再说这可是未婚夫先生的要求,妾身岂敢不从。」尹蓓蔚半戏谑半无奈地回应。

       「……你应该找个比我更值得嫁的男人。」郁沁篱出自真心地说。「唔,类似的意思你明示或暗示好多次了呢。」尹蓓蔚站了起来,走到门前,手放到门把上准备用力往下压的时候,又转过头来盯着郁沁篱,脸上笑意尽消,「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你心中唯一的一个。好好休息喔。」

       门被用力地关上。郁沁篱苦笑起来,他明白这几年来到这个陌生国度,如果不是靠尹蓓蔚的帮助他早就饿死在街头了,哪还会有现在这个红遍亚洲的研究生头衔歌手JUNK呢?尽管他一贯保持低调,再加上尹氏大靠山的庇护,即使爆红也只有零星的一点新闻被媒体报道。恐怕还是会被她搜索出来的吧。

       水晓若。

       一想到她的名字郁沁篱就会呼吸困难。那么多年过去了,她应该快要忘记自己了吧。他呆呆地看着房里的电子钟。晚上8点。

       这个周末水晓若终于回了一趟家。尽管回家只要一个多钟头的车程,可她一年也就回那么一两次。推开家里那扇睽违已久的防盗门,她果然看到了自己年轻的继父悠闲地翘起二郎腿在抽烟。

       「叔叔。」水晓若轻声打了招呼。继父惊喜地站起来,激动得语无伦次:「若若……若若……是你……不,你回来了?为什么?我……」「叔叔。我只是回来拿户口本。填些资料需要用。」与继父的喜出望外截然相反的是水晓若的冷淡。

       显然继父已经习惯她的这种态度,毫不在乎地把水晓若推到饭桌前的椅子上坐下,倒了一杯热开水给她:「你回来也不提前告诉我一下,看,都晚饭时候了叔叔都没什么准备。你肯定饿了吧?」

       「我吃过才回来的。等会还要赶回去。」水晓若确实有点渴了,大口大口地喝起了水。「……你还记得,明天是你妈的忌日不?」水晓若被一口水呛到了,痛苦地咳起来,继父连忙轻轻地拍拍她的背部。

       「……你知道我不会去的。」水晓若猛地站起来,继父猝不及防地被迫退后了几步。水晓若进房拿了户口本,背上书包准备走。继父从后面冲了上来用力地抱住她:「若若,今晚留在家里不行吗?我担心你啊……」

       「放手,何、源、聪先生。」水晓若不挣扎,但语气很不友善。继父也知道她很生气,证据就是当她处于愤怒时会直呼自己的名字。只能不情不愿地放开手,眼睁睁看着水晓若单薄的身影溶入黑暗之中。他身后墙壁上的大钟时针指向了9点。

 

过往·二

       郁沁篱背靠在水晓若家院子的墙壁上,右肩背着大大的吉他。

       水晓若在他等了大概五分钟后下来。「等很久了吗?」水晓若略带歉意地缠上郁沁篱的左手,因为郁沁篱说过最喜欢这样的姿势。「你又不是那种爱打扮的娇滴滴女生,哪会让我等太久。」郁沁篱宠溺地摸摸她的头。

       「嘿嘿……」水晓若露出了平时绝少出现的憨笑表情,「今天是哪个地方?」

       「街口转弯处那个地铁站的地下通道。」

       ……两个人坐到了地铁A出口的地板上。郁沁篱调了调弦,象征式地弹了几个音符,等候水晓若清嗓子准备完毕。水晓若点了点头后,郁沁篱开始弹奏前奏,而水晓若半闭着眼睛唱了起来:

       「你阐述过给我的梦境

        总是若隐若现暧昧不清

        哪怕心再贴近

        两个人不同的眼睛

        看得到的始终是不同的风景……」

       水晓若唱得很动情,郁沁篱即使是专心地弹奏也会忍不住偷瞄她,微启的樱唇一张一合,让他很想很想上去咬一口……但是,不行。说来也奇怪,两人连身体都亲密接触过那么多次了,却一次也没有嘴对嘴亲吻过。每当郁沁篱要侵略水晓若的嘴唇时,水晓若的反应总是非常激烈,激烈到郁沁篱因为看着心痛而停下才告一段落。小心翼翼问她原因,她总是先摇头,继而抱着他脖子嘶哑着声音说:「别问了好吗?」于是就一直这样搁着。直到分手之后,郁沁篱也没弄清楚过原因。

       有个穿着端庄的阿姨经过他们面前时,弯了腰放下了一张10元。水晓若看得到,连忙双手拿起递回给阿姨:「不好意思,我们并不是卖唱的。」那位阿姨估计有点蒙了:「那你们俩……」「我在陪男朋友践行梦想呢。他想要让所有人都听到他的音乐,我就陪他来了。」水晓若说得相当自然,阿姨像是被触动般连连称赞:「有理想有热情还有行动力的孩子现在真是太少见了,小伙子,要珍惜你的女朋友啊,阿姨支持你们!」郁沁篱面对水晓若之外的陌生人表现得很冷淡,只「嗯」了一声。

       「哟——西,今天的结束了——!」水晓若站起来,街上的霓虹灯透过对面玻璃照射过来,强烈得她都快睁不开眼睛了。「嗯,辛苦了,若。」郁沁篱笑着亲了亲她额头。

       送水晓若回家,两人依依惜别了一趟后,郁沁篱在她家巷子拐了个弯出来,脸上挂上了坏坏的痞子式笑容,跟平时的感觉完全是两个人。而水晓若的短信也及时地过来了:「别折腾到太晚了,小痞子。」郁沁篱脸上笑意更浓,亲了亲手机屏幕然后吹着口哨前往「越界」酒吧。

       「JUNK!你再晚点来我可要急疯了!真是的,赶快换衣服吧!」「越界」酒吧的老板俞玥正叼着根烟脾气不稳地等着他呢,看见他来了赶紧上前就动手扒他衣服。「玥玥啊,被你名字和外表骗倒的男人们看见你这个样子肯定会大跌眼镜的,不,说不定会立马兴奋起来?」「再贫我可要跟你急了啊?」俞玥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懒得反驳,郁沁篱没心没肺地笑着。

       毫无疑问俞玥绝对是个美人,白净的脸蛋,匀称的身材,走路还摇曳生姿,一双凤眼特会放电,可惜的是人家是个不折不扣的爷们,性格还跟漂亮的外表截然相反臭到不得了,偏郁沁篱最喜欢去惹这颗地雷。

       「行了行了,说到底你还不是心疼给我的那点工资,觉得亏大了不是?」郁沁篱准备好在后台准备走出去,还不忘跟俞玥贫嘴。「去!真不明白我那妹妹瞎了眼就看上你了?没句正经话。」郁沁篱眼神黯了黯,半晌才摆出副欠揍的笑脸冲俞玥挤眉弄眼:「我上了啊!」「赶紧的,你今天迟了一个钟头给我补回来!!」俞玥作势要踢他,眼皮却「突突」地跳得厉害。有什么风暴,将要袭来的预感?

       水晓若是在睡到迷糊的时候接到俞玥电话的。「喂……玥哥?」

       「若儿,沁篱他……被他爸爸用啤酒瓶砸破了头,现在被拖回家了!」

 

死别

       「你说……什么?」郁沁篱几乎不能相信耳朵听到的话语,像杀伤力巨大的核弹,将他的感情他的精神炸得片寸不剩。他脸上血色尽失。

       尹蓓蔚看得心痛,于心不忍的她不想再重复一遍刚才的消息了。「蓓蔚你再说一次!」肩上被男人有力的双手按得生痛,不过尹蓓蔚知道此刻最痛的是男人的心。

       郁沁篱狼狈地夺门而出。还没来得及对她倾诉深藏许久从没改变过的心意,她竟……离去得如此突然,给他一个这样措手不及的打击?!

       ……站在一块洁白的半圆形墓碑前,郁沁篱神智依旧是呆滞着的。那黑白照片上,水晓若如花的笑靥鲜活得刺伤他的双眼。他跪下来,脸庞一遍一遍蹭着照片:「若……晓若……啊啊……」他近乎发疯似的猛抓自己的头发,一缕一缕地掉到地上。

       「你是谁?」何源聪远远就看见有个失控的男人跪在水晓若墓前自虐似的抓自己头发,忙冲上去用敌意的问句和凶狠的眼神想赶走他。

       「就是你!是你对不对!」郁沁篱冲何源聪大声嚷嚷,何源聪只觉得莫名其妙,但接下来的话让他瞬间冻结了呼吸,「你没能救我的若!她死在你面前,就几步之遥!!」

       几天前那鲜血淋漓的一幕在何源聪脑海里回放:水晓若出了家门后,何源聪想想还是有点不放心,尾随她到了街上,谁知在过红绿灯的时候,一辆不遵守交通规则的货车就那样将水晓若的生命终结在车轮之下!何源聪当时几乎是疯了般冲上去抱住水晓若在血泊里的身体,只听到她最后吐出的一个名字:

       「沁……篱……」

       「你就是……沁篱?」何源聪知道面前这人的身份了,是自己无论如何也战胜不了的情敌,水晓若用整个生命去爱的男人。身为她继父却爱上她的自己无比忌恨的对象。此刻,就在眼前。

       明明知道他就是水晓若一直以来痛苦的源泉,却无法说更多。因为就他这种表现,何源聪知道他内心所受的打击一定不亚于自己,甚至更超过自己。他们即使分手了这么久,也根本没有忘记过对方。

       那天,郁沁篱在水晓若墓前跪了很久很久。

       那天的第二天,无论如何也打不通郁沁篱手机的尹蓓蔚着急地回了国,来到水晓若墓碑前只发现了郁沁篱那把用了很久的吉他,墓碑上水晓若的名字被一大滩鲜血所覆盖了。

       尹蓓蔚知道是他旧病复发,又咯血了。爱上这个一辈子都不可能爱上自己的男人,她败得彻底。望着水晓若的笑脸,她心如绞痛:「为什么他先遇到的不是我?为什么他只会为你无保留地付出?为什么能救赎他的……始终只有你?」她潸然泪下。

       郁沁篱此后,行踪不明。

 

过往·终

       水晓若颤抖地摸上郁沁篱的头,刚才还没包扎好的时候鲜血透过头发一滴一滴往下落,触目惊心。

       郁沁篱不管自己的伤势,反倒更心疼硬闯进自己家里替自己承受了爸爸一顿暴打的她。这种经历曾是她的梦魇,因为她爸爸是个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在发病时殴打她和她妈妈是家常便饭。也因为这样,她妈妈才带着她改嫁给了小自己十几岁的情人。

       水晓若原本光洁的背上早就伤痕累累。如今,还多了来自郁沁篱爸爸施加的伤痕,叫郁沁篱如何不愧疚?即使她说着无所谓。

       「若。我爱你。」

       这是他唯一一次明确地将这三个字说出口。

       水晓若紧握住他的手,那温暖的触感,还是像初次见面时般让他心安。

       那个秋雨的午夜。郁沁篱第一次翘掉补习,那个双重人格第一次闪现,将他带到宿命的场所——「越界」酒吧,迎接宿命的邂逅。俞玥将浑身湿透的他引进酒吧,他一眼就看到被几个喝醉的流氓调戏的她。

       水晓若也是一眼就看见被俞玥带进来的郁沁篱。毫无理由地她冲了上去,拉过他就全力往外跑,把流氓的嚎叫和俞玥的怒吼抛到身后。

       两人在一座桥底停下,气喘吁吁,望向对方陌生又无比熟悉,忍不住发出笑声。

       「水晓若!」水晓若爽朗地笑着,郁沁篱已是心里一阵悸动。从这一刻他就朦胧地意识到,这个女孩,将会是他生命中,最特别的存在。

       两人的手明明只是初次见面,却一直牵着,似乎要一辈子都不放手……

评论

© 后院十二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