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院十二号

最新更新:《虞美人》(连载中)
《勿问的接纳》(连载中)
艾池诺的原创文库
坑多更新在原文

老夫老夫也要讲情趣!

       一如往常下班顺路经过超市买菜,回到家里冲好茶,切好肉和菜整整齐齐地放到砧板上,接下来只要等他回来就可以享用爱心大餐了——一直以来的常方和,过的就是这种日子。不过今天情况似乎跟往常不太一样,就算再忙他也会回来给自己做饭,这在同居之初就约定好了,这六年来从未间断。打开手机通讯录,找到“老许”然后拨出,那边一直无人接听。

       太奇怪了,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常方和摸着咕咕作响的肚子,最后忍不住煮了唯一的拿手菜——面条充了饥。味道实在不咋样,他第一次开始怀念自家男人的手艺了。

       无聊地开着电视,家长里短的剧情无法分散常方和的注意力。看着看着眼皮就垂下来了,尽管潜意识在告诫着他别睡,可终究敌不过睡魔的攻击还是睡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早晨,没看到有人回来的痕迹。不安和担心参半的常方和又开始打起了电话,那头终于有人接了,他气急败坏地大声喊了起来:“老许?!你不回家也没个信儿知不知道我会担心的啊?!”

 

       许世永是开会时才被通知他升为部门经理了。部门的其他同事都为他高兴,不知道是谁提的主意要去庆祝,因为事发突然等许世永发现手机落办公室里了的时候,他已经处于被劝酒的尴尬场面中了。大部分同事都是比较年轻爱闹的小青年,老资格的许世永受到大家爱戴于是每个人都来干杯。尽管他一再推辞说不擅长喝酒,但最活跃的同事小白坚持要敬酒,他还说:“老大你每次都有借口像是不能喝酒嫂子不喜欢你喝酒,也就算了,可今天什么日子?部门经理啊!你真正成为我们老大了!这么值得庆祝的日子都不喝点太浪费了!相信嫂子也不会怪你的!来,喝吧!”

       硬被灌了酒的他昏睡了过去,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办公室,头痛欲裂的他跌跌撞撞想要拿手机却不小心撞了一下桌子,被惊醒的小白一脸歉意地道了歉:“对不起,老大!我以为你没这么夸张的,结果你喝完就倒下,吓得我把你送回来了,你的手机又没带不能问嫂子你家的地址……”许世永朝他摆了摆手让他不必介意,这时手机响了,小白自告奋勇帮他接电话说是为了向嫂子解释,瞬间被常方和的高分贝吓了一跳,半晌才迟疑地回应:“呃……嫂,嫂子?”

       “你是谁?!我家老许呢?!电话怎么在你这儿?!”面对常方和的连珠炮,小白完全反应不过来,许世永上前接过手机,按着太阳穴低沉地开口了:“方和,别大声嚷嚷,头痛。”“你喝酒了?!”那边先是大喊了一声,接着意识到了,放轻声音说,“被灌了?头很痛吗?我现在买点解酒药去你公司好吗?”“你还要上班呢。”“迟一点没关系!我担心你这么久没喝酒,现在肯定得难受死了!”“不要太担心,嗯?”许世永像哄孩子一样又聊了一会儿,好不容易哄好了常方和,挂了电话却看到呆呆看着他的小白。

       意识到许世永在看着他,小白回过神,结结巴巴地说:“那个,老,老大,嫂,嫂子也是男,男人啊?”不怪他不知道,实在是许世永私生活太低调太神秘了,大家都只知道他家里有人,其余情况一概不知。但是暴露了的许世永也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辛苦了,你先回去换衣服再回来吧。”小白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崇拜之情忍不住又加深了:工作表现出众又能保护家庭的老大太!man!了!!


       常方和几乎是在门锁响起第一声的时候就冲了上去。虽然一身酒气刺鼻,但他还是被抱着进客厅了。只在常方和面前露出松懈一面的许世永蹭着胸脯感觉舒服多了,但很快就被常方和嫌弃地推开,然后被扔了毛巾在脸上。常方和拿着他的外套开始唠叨:“快去洗澡!臭得发霉的味道!”“你来和我洗鸳鸯浴?”“大白天说什么梦话呢你个醉鬼!快洗澡……哇?!”常方和被扣住手腕压在沙发上了,无视他的挣扎许世永开始在他身上种草莓了,不料竟被常方和狠狠的一击伤到,捂住裤裆滚到沙发下面了。“快!去!洗!澡!!”居高临下在沙发上俯视他的常方和快要气炸了,迫不得已的许世永爬起来亲了一下常方和,乖乖滚去洗澡了。

       许世永从来不是什么完美偶像,是的,因为他有妻,管,严。

       不算粗神经的常方和明显地感觉到最近没怎么能见到许世永,两人唯一能见上面的时间只有许世永起床上班时常方和努力睁开惺忪睡眼目送他出门。

      “我,受,不,了,了!”常方和激动地站到椅子上还试图把一只脚踩到吧台上,酒保兼好友的卢桐连忙把人拉下来,苦笑着问:“你和世永可是模范夫夫啊,居然也会有被他冷落的一天……”“谁,谁被冷落了?!”常方和脖子都红了大声嚷嚷,“是他被我冷落!”“好好好是你是你,所以常大爷您能不能坐着好好说话,客人们都要被打扰到了……”无奈地环视一周,果然有几个人露出饶有趣味的眼神盯着常方和窃窃私语,这家伙从前就是这样毫无危机意识,要不是有他和许世永看管着早被人吃干抹净了,也真是佩服许世永能护着这么个宝贝,换了自己早拜拜了。还好和常方和只是朋友,不然光是担心都要短几年寿命了,虽然现在也没好多少……就在卢桐感叹自己怎么就成了保姆角色的时候那个不安分的主儿又有动作了,他居然把两瓶烈酒都混到一杯里准备喝掉,吓得卢桐赶紧夺过酒杯。“你干什么啊我要喝啊——”常方和用力抓着卢桐的手臂,头痛到极点的卢桐马上拿出常方和的手机拨了号。

       等许世永喘着气出现在酒吧门口的时候,常方和已经趴在吧台旁边呼呼大睡了,卢桐拉了拉被沾了呕吐物的衣服,苦笑着说:“好久没见他喝这么醉了,或者更应该说好久没见他喝酒了。你最近很忙?”“麻烦你了。”没有回答卢桐的问题,许世永直接走到常方和身边把人拉起来拖走。“嘛,怎么说也好些年没见到这两个人有过矛盾了……”卢桐耸了耸肩,进去休息室洗个脸顺便换衣服去了。

       回到家常方和挣脱掉许世永的搀扶一个劲地往沙发冲了过去,哭笑不得的许世永只得进去浴室拿毛巾沾了些热水出来,半蹲着给躺到沙发上的常方和擦脸。“老许……你个坏蛋!”许世永温柔地擦着,常方和半睁着眼睛意识模糊地骂骂咧咧,“工作工作,工作是很重要但至于连人都不见吗!以前都是你煮饭一起吃的……外卖……没有你煮的好吃!”“想我只是为了吃的吗?”许世永好笑地捏捏常方和的鼻子,常方和突然来劲了坐起来用力反捏过去。“方和,你真的认为我是铁做的吗……”虽然吃痛,但看在许世永眼里这举动实在太可爱,完全生不起气来。“白痴老许,笨蛋老许,坏蛋老许……”常方和生气地嚷了几句,突然就消沉下来,一声不吭地压到许世永身上,许世永一下子坐到了地板上,伸手抱住他。

       安静了几分钟,许世永听到常方和从背后传来闷闷的一声“对不起”。“对不起什么?对不起我吗?”许世永轻轻地拍了拍常方和的背部。“你知道为什么的嘛……我不小心又喝了酒,还麻烦了卢桐……”生着自己闷气的常方和甚至把头埋到许世永肩膀上了。“工作太忙了没能陪你,是我不对。”“所以说你!明明我也不对为什么你总是这样!你太好了叫人怎么舍得跟你吵啊……”心里又气又甜蜜的常方和想着就是因为自家老许太宠自己了所以才会缴械投降铁了心要跟他一辈子。

      “不自责了的话,好好安慰一下我吧,我可是为了你把整组人丢下通宵工作了。”许世永臂力惊人一把扛起常方和往房间里走去,虽然平时很温柔但是到了床上就是野兽的老许真是把自己吃得死死的啊——内心狂叫着的常方和实际上非常幸福。


       等和压抑都不是常方和的作风。既然许世永工作忙身为另一半就要好好地慰劳他当然不是指床上的。按照食谱试做了糖水,虽然平时天不怕地不怕但第一次去给许世永送糖水还是感觉很紧张的。

       “22楼……哦到了就是这间!”站在公司门口的常方和犹豫不决地往里面探头,靠近门口的小白看到了,热情地出来询问:“你找谁啊?”“老许,呃,许世永在吗?”“嗯?”小白听到声音后从头到脚把常方和打量了一顿,突然恍然大悟地冲到跟前激动地自我介绍:“是嫂子吧?!我跟老大同事很久了你可以叫我小白!老大在他办公室里呢我带你进去!”“哦,哦,谢,谢谢。”常方和被吓到了说话都结巴了。“大家听着!嫂子来看老大了!”“哎嫂子?”“是男人啊?”“好棒,老大平时那么正经居然喜欢男人!”多亏了大喇叭小白瞬间消息就传遍了公司上下。

       “吵什么……方和?”就算是绷紧脸工作的许世永也被常方和的到来惊讶到了。“老许!”被一群好奇宝宝似的许世永的同事们缠住的常方和看到救命稻草了赶紧跑到许世永身边。“你怎么来了?”“想见你就来了,不行吗?”“哇哇好大胆好甜蜜!!”“我也想有人来看啊——”旁边的同事们羡慕地窃窃私语起来。“进办公室再说。”许世永催促常方和进了办公室,虽然听到后面什么“老大!我替你们把风现在是加班时间老板大概不会来的!”“老大,嫂子来了不要忘了工作啊!”之类的话,都被他关掉门后置之门外。

       “老许……你不会生气了吧?”常方和惴惴不安地望向许世永。“为什么?”“因为好像造成了很大的骚动……我本来想说是朋友顺路来看看你的。”“他们迟早会知道的。”虽然许世永这么说,不过常方和还是有种干了坏事的感觉,看了眼手中的保温饭盒连忙打开给许世永看。“你煮的糖水?”“嗯。第一次煮总感觉味道会不好……”“你喂我。”“好……嗯?!”常方和才意识过来答应了什么,不过看到自家男人难得的撒娇心里又挺高兴的。“真是没办法啊,那就勉为其难服务一下吧。”但是伸到许世永嘴边的汤匙又被推到了常方和嘴里,正疑惑地想要发问的常方和一下子被许世永撬开嘴巴深吻了起来,几分钟后满足的许世永对着他笑着说:“很甜。”常方和的脸一秒钟就红到连耳根都看到红色了。

       “方和。”被许世永低沉的声音呼唤的名字听着很舒服,但常方和的身体像被电了一下地抖了抖:“干什么?”“我下面要起来了……”“啊啊啊笨蛋老许!!我也受不了了跟我回家!”“好的老婆。”“你在公司的形象都要被毁掉了……”“有你在不需要维持什么形象。”许世永牵着常方和的手走出办公室,小白善解人意地说:“老大这段时间确实辛苦了!回去和嫂子好好聚一聚……咦,老大走得好快?!”

       ……“老许你说实话,我那糖水根本不甜对吧?”赤裸着全身的常方和侧着身体问坐在旁边的许世永,看到他点了点头。“看来我要做出你那种水平的菜还要很久啊。”“有你吃就够了。”“老许,我是说认真的!”“我也是认真的。”“有时候真想知道你是怎么能不脸红说出这些肉麻话的……”偶尔因为工作忙而赚来常方和的紧张好像也不错呢,增加下夫夫情趣也是维持关系的重要因素。“晚安。”亲了亲身边人的脸颊,两个人进入了梦乡……

评论

© 后院十二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