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院十二号(子博次元边缘阶梯&羽绪游园地)

艾池诺的原创文库
非系列完结后从合集里移出
缓慢填旧坑中然而又想开新坑(不填)

错爱不错过(一)

       钱文带着满身疲倦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一点了。他瘫在床上连澡也不想洗,眼看眼皮沉重得快掉下来时,手机来短信的铃声突然响了。

    “应该是垃圾短信吧……最近很多。”睡意严重地向他袭来,不过还是有点在意所以动作缓慢地拿过手机看短信。

       内容是……

    “文,我都已经为你和女朋友分手了,为什么你还不跟我交往?”

    “……噢果然是垃圾短信。”钱文打了个呵欠,然后。

    “咦……?!”

       离收到那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

       那之后钱文意识清醒了,坐在床边很认真地梳理了一遍自己的关系网,非常肯定自己身边没有会与之作出跟女朋友分手就得交往这种约定的人。而且……发短信的是个男人吧……?钱文可不觉得自己会喜欢同性。

    “哟。”有人在背后拍了钱文一下,是同事兼好朋友的陆朋。看到钱文手上拿着咖啡,他毫不客气地抢过去喝了一口后,才慢悠悠地开口,“最近睡得不好吗?看你那黑眼圈比以前更严重了。”“没那回事。”虽然两人平时是无话不说的好友,但钱文还是不打算把这种事情告诉他,毕竟什么都没弄清楚。“对了,上星期六去泡吧的时候有个莫名其妙的男人跑来跟我搭讪,说对我一见钟情!虽然听说过但还是第一次被男人告白真是吓到了!他说想要我的联系方式,我就把你的手机号码告诉他了对不起啊~他没给你发什么奇怪的信息吧?”陆朋一坐下就机关枪似的说了一串,然而钱文马上就捕捉到了重点不敢置信地重复他最后的话:“你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他了?”“都说对不起了嘛,他实在太烦了我就随便说了你的号码……”“不要开玩笑了!”钱文马上打开手机把短信调出来给陆朋看,陆朋一瞬间瞠目结舌:“他来真的?我明明只是跟他开个玩笑而已……”“你……”钱文生气着想骂他,一时又想不到合适的话语于是强压制住怒气问他,“那你打算怎么办?”“怎么办?”陆朋特别茫然地看着他。“你这人真的是……算了,今晚我帮你约他出来说清楚。”“阿文……”“不要婆婆妈妈的,好好跟人说清楚!”钱文组织好语言把短信发了出去,“晚上九点半在重度(酒吧)等,你就算逃我也会抓你回来一起去见人家的!”

       晚上九点半,钱文和像被老师抓到犯了错误的学生一样低落地摆出苦瓜脸的陆朋面对面坐在酒吧最显眼靠近门口的桌子前面等待对方。“说不定人家有事不来了呢?”陆朋抱着侥幸心理说。“那明天继续约,总之你不把事情搞定以后别想脱身。”钱文瞪了他一眼,他立马眼神游离看向其他地方。

       很快一个穿着西装脸色有点苍白的男人往他们这边过来了,看到陆朋脸上才有点血色:“文,你这么快就来了!”然后又看向钱文,“你是……文的朋友?”“其实……”陆朋正要站起来准备解释,钱文用力拉了他一下他跌回座位上,换成钱文站到男人面前说:“我要替他跟你说声对不起。”男人不解地左瞧瞧右看看:“你们这是?”“他给你的手机号码是我的。”“……?”男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直直地看着陆朋。陆朋避开他的眼睛支支吾吾地附和:“是……是的,其……其实我不叫钱文,钱文……是他,手机……号码也是他的。”男人愣在了原地,过了一会儿才颤抖着开口:“耍我……很好玩吗?”“不是……”“我那天真的以为找到一个能理解我的人,因为听到我告白你虽然很吃惊,但并没有拒绝我,还给我联系方式,这难道不是想要跟我进一步了解吗?”钱文瞪了一眼陆朋,听起来确实是他不对,陆朋缩了缩脖子不敢吱声。接着钱文拍了一下男人的肩膀,还气在头上的男人狠狠地看了他一眼语气很冲地问:“干什么?!”“这样,兄弟。他确实是不对,不过今天他也是诚心来向你道歉的,你就大方一点原谅他吧?回去我肯定会好好替你教训他一顿!”男人不说话看了陆朋半晌,陆朋害怕得都快缩到钱文背后恨不得变成他的背影了,男人才不情不愿地说:“好吧,看在文哥你的份上,原谅他了。不过实话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这家伙叫陆朋,陆地、朋友,陆朋。”“陆朋……”男人像是反刍一样重复了一遍名字,然后有点泄气地低下了头。钱文看到他忧郁的神色感觉有点同情,不禁脱口而出:“那你呢?”“我?”男人又抬起了头,钱文这下才认真看清他的长相,虽然没什么特别明显的特征但是五官挺好看的,最引人注目的是挺拔的鼻子还有血色不足的嘴唇。“是问我叫什么吗?……文哥?”被男人问到才回过神的钱文连忙像小鸡啄米地说了好几句“是”。“我叫连海育,海洋的海,教育的育,你可以叫我海育。和文哥也算不打不相识了吧。”连海育伸出手握了钱文的手一下,意外地还挺有力气的。“我俩还不知道谁比较大呢,叫我文哥有点受之有愧啊。”“我今年25,生日还没到。”连海育爽快地说出了年龄,钱文“啊”了一声:“那你确实得叫我哥了,我比你大两岁。”“好的文哥。”两人聊得正起劲的时候,已经被忽视了好久的陆朋在后面戳了一下钱文弱弱地说:“阿文啊,这我可以走了吗?”钱文这才露出“原来你还在”的表情,然后就摆摆手让他离开了。陆朋双手合十无比诚恳地在连海育面前连连道歉之后狼狈地逃掉了,连海育神情复杂地看着他走了。

    “喂!”钱文在他面前假装要打他脸,他回过神来看着钱文说:“是!什么事?”“陆朋这小子虽然有时候做事确实让人生气,不过他底子不坏的,你就原谅他吧。难得我们认识了,今儿哥请你去吃烧烤吧!啊,还是说你想留在这里喝酒?”看着有点拼命的钱文,连海育忍不住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文哥真是个好人。”钱文怔怔地盯住他,像是突然被挠到一样心里有点痒痒的,他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其实我不是特别喜欢来酒吧喝酒的,那天正好有些烦心事,才会来这里。”连海育继续说,钱文呆呆愣愣地“哦”了一声,然后情绪才高涨起来接着他的话说:“咱们转场去吧!去临江路那间,那间的烧烤特别好吃,不过可能要等久一点。”“我没关系。”“你有开车来吗?”“我没有车,刚坐地铁过来的。”“那正好,坐我车去吧!”两人边走出酒吧边聊,气氛轻松得如同认识了十几年的朋友。

评论